其他帳號登錄: 注冊 登錄
南陽市中醫藥信息網
Nanyang Society of Tran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資訊熱線:0377-63030075
網站簡介歲首寄語南陽市中醫藥發展局南陽市中醫藥學會仲景健康產業發展促進會張仲景研究院張仲景博物館張仲景基金會南陽市中醫藥發展服務中心會長致辭習主席南陽考察專題圖片新聞國內要聞省市簡訊南陽快訊區縣傳真國際動態通知公告培訓講座會議活動繼續教育培訓報名市級繼續教育學分查詢繼續教育政策法規會員公告醫考專欄規章指南學會章程學會組織中醫內科學分會仲景學術專業委員會中醫護理專業委員會中醫骨傷專業委員會中醫肛腸專業委員會中藥學專業委員會中醫康復(針推)專業委員會中西醫結合分會中西醫結合疼痛(針刀)專業委員會絡病專業委員會健康旅游專業委員會腦心同治專業委員會中西醫結合神經外科專業委員會中西醫結合兒科專業委員會中西醫結合婦產科專業委員會專業分會參會報名信息報送申報評審學會視頻仲景學術宛醫源流宛藥成果中醫教育國醫論壇臨床摘要業界視點中醫古籍趙青春全國名老中醫傳承工作室名院名科名醫名方評選活動專欄市情介紹產業資訊名企名藥名店名產中藥材基地百草園產業培訓藥膳食療養生保健美容調養中醫療(技)法中藥常識中醫百科健康養生保健單位人才信息產業信息尋醫問藥信息上報信息發布信息發布與上報張仲景醫藥文化節仲景論壇仲景書院杏林尋寶仲景文化仲景產業

經方隨想

來源:南陽市中醫藥信息網作者:nytcm網址:http://www.www.rcreinerjr.com瀏覽數:328 
文章附圖


經方隨想




    有是證用是方,這是經方醫學的核心思想,是歷史的經驗總結。清代傷寒家柯韻伯說:“仲景之方,因證而設,……見此證便與此方,是仲景活法”。胡希恕先生說:“辨方證是辨證的尖端”。劉渡舟先生說:“要想穿入《傷寒論》這堵墻,必須從方證的大門而入”。這都是多年臨床研究的心血結晶!


    方證實用,最能見效。方證規范,最容易學習。學中醫的路上,誘惑很多,風險不小,稍不留神,就會深陷泥潭,無力自拔。但是,你循著方證走,通常不會迷路,不會有滅頂之災,盡管這條路看上去不那么平坦筆直,不那么光鮮亮麗。


    經方方證可以細分。真武湯證,按經典方證就有兩個證型,一是震顫型,一是水腫型。小柴胡湯證,有往來寒熱型、胸脅苦滿型、默默不欲型等多種證型。方證在不同疾病中,在不同的患者身上,可以出現不同的證型。


    經方的歧義性最小,方證相應的思維方式最簡潔,數千年的經方應用的經驗規范性最強,也最便于計算機進行推理和判斷,從而模擬醫生識別方證以及處方用藥。方證研究如果和人工智能結合,方證的適用人群會描述更精準,更形象,方證的識別將更為快捷和準確。


    經方專家系統將是中醫學與人工智能結合的最佳領域。經方專家系統如將海量的臨床醫案進行統計分析,可以隨時看出每個時空段每張經方的主治疾病譜、適用人群特征、劑量區間、加減變化、不良反應等的變化趨向,這對經方的研究應用以及醫事管理將帶來極大的便利。當然,經方專家系統研制的難度也是有的,臨床上還有不少內容是目前的人工智能難以企及的,比如望神態。


    經方研究必須與循證醫學相結合。循證醫學的核心思想是在醫療決策中將臨床證據、個人經驗與患者的實際狀況和意愿三者相結合。其臨床證據主要來自大樣本的隨機對照臨床試驗和系統性評價或薈萃分析。經方應用,最關注的是方證,方證是安全有效使用經方的臨床證據,《傷寒論》《金匱要略》的原文是幾千年無數無名專家的意見的匯總和臨床應用經驗的結晶,稱之為經典方證。經典方證必須與現代的臨床相銜接,循證醫學的研究應該借鑒。我們正在修訂的《黃煌經方使用手冊》第四版,將會增補一些循證醫學的證據。



    學經方,《傷寒論》《金匱要略》是最重要的教材,要反復讀。與其說是讀,不如說是研究。傷寒金匱的條文不僅僅是用來背誦的,更要拿來比較、分析、研究。要比較各個方證的異同點,分析每張經方的結構和在用量用法上的特色,進而研究并掌握經方的思維方式和用方證據。


    讀傷寒金匱宜專一。中醫難學,難在太雜!我發現方證大道,也是兜兜轉轉,最后才明白,只有仲景書最耐讀。日本湯本求真先生規定大塚敬節等門生只許讀傷寒金匱,不允許讀第三本書。這樣做的目的,是要建立經典的認知體系,是要讓思路始終清晰純凈,而不被雜說所干擾。方證相應認知體系建立并強健后,才能夠有效地吸取各家的精華。這就是建中,這就是扶正。


    讀傷寒金匱宜求實。盡可能讀白文,后世諸家的一些方義分析、解釋性的注解、隨文的演繹可以少看或不看。日本發現的《康治本傷寒論》,雖然是偽書,但編輯方式獨特,刪除了《宋版傷寒論》中許多疑似后世添加的條文,全書顯得更質樸,應該更接近經方應用的原始狀態及核心思想。清代著名學者莫枚士的《經方例釋》也值得一讀。他研究經方,有理有據,很實在,不空泛。日本醫家尾臺榕堂的《類聚方廣義》也不錯,沒有廢話。


    醫案是詮釋經方方證的實例,醫案是立體的經典原文,醫案是有場景有情節的的方證。讀醫案,有利于病人的自然語言和經典語言的對接和轉換,能將平面的文字變為立體的形象,將腦海里的病機變為一個栩栩如生的“方人”,很容易讓人形成深刻的記憶。


    學經方,經方家的醫案是不能不讀的。許叔微的醫案洗練,徐靈胎的醫案深刻,葉天士與王孟英的醫案靈動,余聽鴻的醫案現場感強烈,易巨蓀與黎庇留的醫案驚險曲折,曹穎甫的醫案有古風,張錫純的醫案具新意,范文虎的醫案質樸,吳佩衡與范中林的醫案峻猛,劉渡舟與胡希恕的醫案規矩,大塚敬節與矢數道明的醫案平實且與現代醫學交接……,都值得細細品讀。


    方證是有生命的,需要后人不斷地演繹和延續。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朱麗葉》是戲劇人的經典劇本,古往今來,多少演員演過這個劇本?無數?!秱摗贰督饏T要略》是中醫人心中的經典劇本,多少醫家讀過?也是無數!許多優秀的醫案,就是名醫們演繹發揮《傷寒論》《金匱要略》思想并創造性地應用經方的作品。


    閱讀名醫的醫案,是中醫傳統的學習與研究方式,撰寫自己的醫案,更是經方研究者的一項基本功??慈思业尼t案,終歸是隔了一層膜,寫自己的醫案,體會才深刻。寫醫案,不僅要比較完整地記錄患者的體型體貌、氣色神情、脈舌腹證、痛苦主訴、飲食睡眠、月經胎產史、既往史、家族史、治療史等,還要記錄用藥后的反應,評價療效以及總結方證識別的要點和經驗,更要反思存在的不足和教訓。寫醫案讓我們的思維更縝密,眼力更敏銳,文字描述更精細。我認為,每個成功的經方研究者都應該有一本屬于自己的醫案。



    經方是質樸和清淡的,有濃濃的禪味。經方實用,不求解釋,只求療效。經方簡潔,沒有幾味藥,不重方義,只看方證。經方自然,不僅藥物來自天然,更重要的,經方的調控是遵循自然原理的,其所依所靠,都是人體內在的自然療能。清淡之中,其味無窮;簡潔之下,一身輕松。中醫界中,有些人就喜歡味道濃厚,有些人喜歡華麗的詞藻,有些人喜歡玄而又玄,但是,我更喜歡經方的清淡與古樸。青菜蘿卜各有所愛,不能強求“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古往今來,經方是高貴而孤獨的。唐代孫思邈撰《備急千金要方》時,僅引證了《傷寒論》少量內容,他嘆道:“江南諸師秘仲景要方不傳”,可見當時經方就是不可輕示人前的秘典。宋代經方初興,可惜隨著宋代的滅亡,經方又淹沒在雜說之中。所幸明末清初實學托起傷寒研究高潮,一時間經方家涌現,清初醫學出現繁榮。但清代中葉后,經方的呼聲又弱。民國初年的經方家曹穎甫先生感嘆道:“今之所謂宗仲景者名而已矣,……真能宗仲景之說,用仲景之方者,曾幾人哉?”(《傷寒發微》)。話語中顯出幾分孤傲和憤懣。反觀當下的中國,會說幾句脾虛腎虛、陰虛陽虛的套話,開數十味大方的中醫比比皆是,但能熟讀《傷寒論》《金匱要略》,靈活應用經方小方的中醫,著實不多。這種現狀,必須改變,也一定能夠改變!年輕的中醫師們,不必為經方的孤高而怯弱止步。要知道,高貴是品質的體現,孤獨是先行和引領,經方道路上需要一批特立獨行的先行者。更應明白,時過境遷,這些年經方已經火了,經方道路上人氣正旺!我們已經不再孤獨。


    經方派的崛起,方證相應被再度重視,這是當今中醫界的一件幸事,說明不少中醫人的頭腦是清醒的。在方藥應用這個領域,必須高舉方證相應的大旗,內難的理論,金元的學說,不要過度干預經方的應用。經方有自己的翅膀,渴望在屬于他的天空中自由飛翔!




website qrcode

掃描查看手機版網站

在線客服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聯系方式
客服熱線:0377-61598756
郵箱:nystcm@163.com
QQ:2198520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