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帳號登錄: 注冊 登錄
南陽市中醫藥信息網
Nanyang Society of Tran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資訊熱線:0377-63030075
網站簡介歲首寄語南陽市中醫藥發展局南陽市中醫藥學會仲景健康產業發展促進會張仲景研究院張仲景博物館張仲景基金會南陽市中醫藥發展服務中心會長致辭習主席南陽考察專題圖片新聞國內要聞省市簡訊南陽快訊區縣傳真國際動態通知公告培訓講座會議活動繼續教育培訓報名市級繼續教育學分查詢繼續教育政策法規會員公告醫考專欄規章指南學會章程學會組織中醫內科學分會仲景學術專業委員會中醫護理專業委員會中醫骨傷專業委員會中醫肛腸專業委員會中藥學專業委員會中醫康復(針推)專業委員會中西醫結合分會中西醫結合疼痛(針刀)專業委員會絡病專業委員會健康旅游專業委員會腦心同治專業委員會中西醫結合神經外科專業委員會中西醫結合兒科專業委員會中西醫結合婦產科專業委員會專業分會參會報名信息報送申報評審學會視頻仲景學術宛醫源流宛藥成果中醫教育國醫論壇臨床摘要業界視點中醫古籍趙青春全國名老中醫傳承工作室名院名科名醫名方評選活動專欄市情介紹產業資訊名企名藥名店名產中藥材基地百草園產業培訓藥膳食療養生保健美容調養中醫療(技)法中藥常識中醫百科健康養生保健單位人才信息產業信息尋醫問藥信息上報信息發布信息發布與上報張仲景醫藥文化節仲景論壇仲景書院杏林尋寶仲景文化仲景產業

藥食同源的發展與應用概況

來源:南陽市中醫藥信息網作者:nytcm網址:http://www.www.rcreinerjr.com瀏覽數:347 
文章附圖


藥食同源的發展與應用概況


唐雪陽1,謝果珍1,周融融2,張水寒3*

1.湖南中醫藥大學,湖南 長沙 410208;2.長春中醫藥大學,吉林 長春 130117;3.湖南省中醫藥研究院 中藥研究所,湖南 長沙 410013


[摘要] 藥食同源在我國有著悠久的歷史,藥食同源產業是國家發展“健康中國”戰略中不可或缺的一環。伴隨國內政策的高度支持與國外環境的日益友好,藥食同源產業得到快速發展,但也映射出一些問題。法定藥食同源品種可依據中醫保健功能與性味功效特性歸納為7類,為開發應用提供借鑒。深入市場調研、掌握市場需求、加強基礎研究與精深加工技術研究、建設標準體系,將有利于開發集安全性、風味性及個性化于一體的藥食同源產品,促進藥食同源產業發展,助力“健康中國”的打造。

[關鍵詞] 藥食同源;產業;發展;策略


我國藥食同源的歷史源遠流長?!饵S帝內經太素》記載:“用之充饑則謂之食,以其療病則謂之藥”[1]。藥食同源物質,本質為可食用中藥材,因兼具藥食兩用性,歷來以食療、食補和藥膳等形式應用于醫療保健。如今,在國家提出打造“健康中國”戰略背景下,根植于傳統中醫藥文化的藥食同源理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本研究對藥食同源的相關概念進行定義,梳理藥食同源相關的政策法規,介紹藥食同源物質的開發利用現狀,并指出現階段藥食同源物質開發利用中存在的不足,提出應對措施,為藥食同源物質的綜合開發提供依據和參考。


1 藥食同源相關概念的定義


幾千年來,藥食同源理念在我國人民追求健康的道路上發揮著重要作用。隨著人們養生實踐的積累,藥食同源理念及藥食同源物質不斷發展豐富。然而,古人對藥食同源及藥食同源物質的定義并不十分明確,不利于現代養生保健及產品開發。為更好地傳承藥食同源理念、開發藥食同源產品,打造藥食同源產業,亟需明確藥食同源相關概念的定義。


1.1 藥食同源的定義


藥食同源是我國人民在生產實踐中認識藥物和食物并對兩者關系的概括,具體指藥物和食物都來源于自然界,都以初生代謝產物和次生代謝產物為物質基礎,在中醫藥理論指導下應用于實踐。值得注意的是,藥物和食物中代謝產物類型及比例的差異使得兩者的性味及功效有異,進而使得食物側重于養生、藥物多用于治病。


1.2 藥食同源物質與藥食兩用品的定義


從廣義上看,藥食同源物質是基于藥食同源理念的指導,在我國傳統中醫學和食療學中使用的既可食用又可藥用的中藥材物質。狹義的藥食同源物質是從廣義的藥食同源物質中選擇已有國家中藥材標準,經過食品安全風險評估,認為長期服用對人體無害的動物和植物可使用部分?,F階段特指在我國《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的物品名單》(以下簡稱《名單》)中規定的具有傳統食用習慣,且列入國家中藥材標準(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及相關中藥材標準)中的動物和植物可使用部分(包括食品原料、香辛料和調味品)。截至目前,《名單》中收錄的物質共93種(包括87個原規定品種與6個新增品種:當歸、山柰、西紅花、草果、姜黃、蓽茇);另外,黨參、肉蓯蓉、鐵皮石斛、西洋參、黃芪、靈芝、山茱萸、天麻、杜仲葉9種物質正開展試點管理工作,在充分論證安全性后可能納入《名單》。習慣上,亦將狹義的藥食同源物質稱為藥食兩用品。

藥食同源物質食性強于藥性,多為補益藥,性味多平和,具調養、康復、保健作用,且有悠久的食用歷史。使用時應遵循“三因制宜”和“君臣佐使”等原則,同時需注意食物和藥物的配伍禁忌。


1.3 藥食同源食品和保健食品的區別


目前,藥食同源物質主要用于開發藥食同源食品和保健食品,雖兩者都屬于食品范疇,仍須區別對待。從允許使用的中藥材來看,保健食品中還可添加114種可用于保健食品的中藥;從功能來看,藥食同源食品為普通食品,不能宣稱其具有保健功效,而保健食品可經功能性評估后宣稱具有特定的保健功效;從安全性及適用人群來看,藥食同源食品為普通食品,安全性已得到驗證,大部分人群皆可食;保健食品為特殊食品,上市前需經過安全性評估,適用于特殊人群。


2 藥食同源物質開發利用的國內政策導向和國際市場環境


2.1 國內政策導向


2016年是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及相關法律法規集中出臺的一年,中醫藥發展前景一片大好。2016年2月26日發布的《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2016—2030年)》提出鼓勵中醫藥機構充分利用現代科學技術研發一批保健食品。10月2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健康中國2030”規劃綱要》,提出要充分發揮中醫藥獨特優勢,“到2030年,中醫藥在治未病中的主導作用、在重大疾病治療中的協同作用、在疾病康復中的核心作用得到充分發揮”;12月2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通過,提到國家支持發展中醫養生保健服務;12月26日,《中醫藥“一帶一路”發展規劃(2016—2020年)》提倡:“結合不同國家的常見病、多發病、慢性病以及重大疑難疾病,面向沿線民眾提供中醫醫療和養生保健服務,推動中醫藥理論、服務、文化融入沿線國家衛生體系,為中醫藥產業發展提供了良好的政策環境”;12月28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進一步促進農產品加工業發展的意見》,明確提出“重點支持果品、蔬菜、茶葉、菌類和中藥材等營養功能成分提取技術研究,開發營養均衡、養生保健、食藥同源的加工食品”;12月3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培育農業農村發展新動能的若干意見》提出“加強新食品原料、食藥同源食品開發和應用”。2017年7月13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國民營養計劃(2017—2030年)》,其中強調要大力發展傳統食養服務,并要進一步完善我國既是食品又是中藥材的物品名單。文件還指出要深入調研,篩選一批具有一定使用歷史和實證依據的傳統食材和配伍,對其養生作用進行實證研究,建設養生食材數據庫和信息化共享平臺。為響應《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中支持發展中醫養生保健服務的政策,2018年,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發布《中醫養生保健服務規范(試行)》(征求意見稿)中提到不得給服務對象口服不符合《既是食品又是藥品的物品名單》《可用于保健食品的物品名單》規定的中藥飲片或者《保健食品禁用物品名單》規定禁用的中藥飲片。國家通過系列法律法規的頒布為中醫藥事業的發展創造了良好的環境,而自古以來與養生保健緊密相連的藥食同源理念及藥食同源物質,也必將迎來重大利好。


2.2 國際市場環境


近年來,隨著健康觀念和醫學模式的轉變,中醫藥在防治常見病、多發病、慢性病及重大疾病中的療效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可和接受。目前,中醫藥已傳播到193個國家和地區[2],我國與40余個國家、地區和組織簽署了中醫藥合作協議,最新版《國際疾病分類第十一次修訂本(ICD-11)》納入以中醫藥為主體的傳統醫學章節,中醫藥的國際影響力不斷增強。

以日本為代表的亞洲國家和我國有著同根異枝的中醫藥文化。日本有與藥食同源類似的“藥食一如”的說法[3],日本民眾相信具有功效的飲食可以維持機體健康,崇尚中西融合的食療保健方式,即在傳統醫學的指導下選擇適宜的藥食同源物質調節機體,并通過西方醫學及營養學的思維去認識功效成分,探究作用機制。因此,功能因子型的第三代功能性食品在日本非常受歡迎,2017年市場規模約1.4萬億日元。此外,藥膳雖不允許用以經營,但大棗、蓮子、薏苡仁、龍眼肉等藥食同源物質常見于日常飲食中。烏梅更是此間代表,日本的飯食、茶飲、酒水中,都有烏梅的身影,甚至有“喝早茶的時候請享用梅干”的俗語。梅干中含有檸檬酸和丙酮酸,空腹服用能起到殺菌、醒神作用[4]??梢?,藥食同源理念早已融入日本的醫食文化。

隨著補充替代醫學在西方越來越被認可,以藥食同源中藥為代表的天然藥物逐漸受到關注。美國在20世紀初就把植物藥納入藥典,允許“安全、有效、可控的混合物”而不僅僅是中藥單體的進口[5]。作為全球最大的膳食補充劑市場[6],2015年美國的市場規模達347億美元,消費者數量為2億人,草藥/傳統膳食補充劑規模達35億美元[7]。我國是最主要的原料供應國,僅2018年向美國出口提取物5.33億美元[8],大宗出口品種以藥食同源物質的提取物為主,包括薄荷醇、甘草提取物等。在歐洲,德國、瑞士、英國、法國等國家聯合成立了歐洲植物療法聯盟,德國早在1961年就把植物藥納入藥品法,是歐洲消費中草藥最多的國家;而得益于針灸在法國的流行,法國成為繼德國后歐盟最大的中草藥消費國。此外,英國、西班牙、意大利也有著一定的中醫藥發展基礎。這些都促進了草藥類功能性食品在歐洲的認可與發展[5]。據統計,歐洲是除亞洲、北美外我國第三大提取物出口地區,2018年提取物出口額達5.08億美元[8]。

總之,伴隨日、韓及東南亞地區對藥食同源養生觀共同的文化認知基礎與歐美發達地區高水平的健康需求,中醫藥文化的積極輸出與國際市場環境的友好,藥食同源產業將迎合時代需求,獲得飛速發展。


3 藥食同源物質的現代開發利用


3.1 藥食同源物質的開發利用現狀


3.1.1 藥食同源食品 食品是藥食同源物質主要的開發方向?,F代人群多處于亞健康狀態,從中醫角度來看,亞健康人群機體“正氣”不足,“邪氣犯內”,易受疾病困擾[9]。藥食同源物質兼具營養與“扶正”作用,且安全,適于長期服用。以藥食兩用為產品理念的“猴姑米稀”,2017年的銷售額超過5億元。米稀產品定位于脾胃虛弱人群,以健脾養胃的中醫經典方劑參苓白術散為組方依據,主要原料為山藥、茯苓、蓮子、白扁豆、薏苡仁等藥食同源物質。修正集團以藥食同源物質為原料開發出系列袋泡茶,市場反響良好,其中“祛濕茶”和“安神茶”在 “雙11”線上銷售額約達1600萬,在茶類產品中銷量排名第2位。另一方面,含藥食同源物質的中藥保健食品市場發展迅速。據統計,2017年我國中藥保健食品年銷售額超500億元,并以每年13%~15%的速度增長,預計到2020年數字將接近680億元[10]。截至2017年12月31日,在5255個已批準的具“增強免疫力(免疫調節)”功能的保健食品中,原料使用了中藥的產品數量占70%,使用頻次前20位的中藥包括枸杞子、靈芝、黃芪、西洋參、茯苓、蜂蜜、山藥、大棗、黃精、當歸、阿膠、甘草、黨參等補益類中藥,藥食同源物質占65%[11]。另外,藥食同源物質中提取的功效成分也大量應用到保健食品開發中,如葛根、甘草、枸杞子、姜黃和黃精等的提取物廣泛用于對化學性肝損傷有輔助保護作用的產品中;紫蘇油、薏苡仁油、姜黃素等在增強免疫力產品中多有應用。

3.1.2 藥食同源物質的其他開發方向 除食品和保健食品外,藥食同源物質還可開發食品添加劑。香辛料類藥食同源物質可直接使用或制成精油、浸膏、香脂、凈油和酊劑等加入食品中以增味,如肉桂、丁香和八角茴香等;梔子、沙棘等藥食同源物質可提取天然色素用于食品著色;甘草甜素、羅漢果苷、紫蘇醛等天然甜味劑高甜度、低熱量兼具營養價值,可作為高血壓、高血脂、糖尿病、齲齒和肥胖人群的食糖代用品[12]。此外,藥食同源物質還能開發功能性日化產品,如槐花、當歸提取物因具有酪氨酸酶抑制活性可用于美白化妝品;當歸、桔梗、生姜、枸杞子可滋養毛發用于生發養發產品;金銀花可用于開發抗炎健齒牙膏;具有芳香精油的肉桂、丁香、小茴香等可用以日化品的調香;玫瑰、薄荷等精油可用于芳香療法、身體舒緩等[13]。

3.1.3 藥食同源物質的開發策略 在開發及應用藥食同源物質物時既要注意對古代本草及醫籍記載的性味歸經及功效進行總結,遵循調理與配伍原則,亦要與現代生理功效建立關聯。為方便應用,本研究結合古籍對藥食同源物質性味及養生功效的描述[14],將藥食同源物質歸納為益氣補精類(包括“益氣”“補虛”“補五臟”等功能)、輕身延年類(包括“增年”“輕身”“增年不老”等功能,“輕身”與“延年”對應品種重合度較高,歸為一類)、養心益智類(包括“養精神”“養神”“安心”“不忘”“不夢寐”等功能)、美容護膚類(包括“耳聰”“目明”“好顏色”“潤澤”等功能)、瀉火除煩類、開胃增味類與其他類,見表1。

值得注意的是,藥食同源食品僅需省級備案,耗時短、審批快,但也有一定限制。如黨參、肉蓯蓉、鐵皮石斛、西洋參、黃芪、靈芝、山茱萸、天麻、杜仲葉這9種試點管理物質目前僅可按傳統方法食用,不能開發經營性食品;當歸、山柰、西紅花、草果、姜黃、蓽茇這6種新納入《名單》的物質僅作為香辛料和調味品使用;2014年發布的《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中藥材物質目錄》(以下簡稱《目錄》征求意見稿)對《名單》進行了細化與充實,但在正式發布前,所列品種僅可作為藥食同源物開發的參考,無法定意義。另一方面,藥食同源物質開發為其他產品,也應遵循相應的標準及法規。例如,對于《名單》范圍內的產品,如果僅是簡單的凈制、切片、包裝,且包裝標簽上不標明“炮制規范、功能主治、用法用量”,就可以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第三十八條內容中“中藥材”進行分類、管理,藥店可開架銷售;開發為化妝品,需關注國家發布的最新《已使用化妝品原料名稱目錄》及其他法規對中藥使用上的限制,開發為“消字號”產品也有相應的范圍要求??傊?,藥食同源物質的開發一方面應積極參考現有法律法規、國家標準、行業標準、地方標準等進行合理設計,一方面謹慎布局注意風險規避。


表1 按照傳統既是食品又是中藥材物質的品種、類型及其作用

注:*為試點品種,目前僅限傳統食用方法。


3.2 藥食同源物質的現代研究


3.2.1 標準的制訂 相關標準的制訂促進了藥食同源物的規范化發展。中國醫藥保健品進出口商會自2013年起,牽頭制訂《植物提取物國際商務標準》,截至目前,發布了5批共56項提取物標準,涉及橙皮苷、槐米、金銀花、羅漢果、枸杞子、姜黃等多個藥食同源物質,填補了國內提取物標準的空白;但與藥食同源物質的資源、產量和需求相比,現有標準還難以支撐行業的快速健康發展,亟需加快藥食同源物質標準制訂的速度。

3.2.2 保健功效及機制研究 我國藥食同源物自古以來多用于養生保健,基于現代藥理作用及其機制研究是“古今翻譯”中亟需明朗的一環。藥食同源物質大都性質平和,傳統的藥物-靶器官思路在研究中并不適用。腸道微生態為我們認識藥食同源提供了全新的視角。腸道微生態與中醫學都強調機體平衡是人體康健的根本,一旦失調,則需“扶正”使之恢復平衡。腸道菌群的兩大功能分別是代謝和免疫,現有研究表明高血壓、糖尿病、抑郁、肥胖等多種疾病與腸道菌群失調有關[15-16]。藥食同源物質大多具“補益”屬性,其功能成分可調節腸道菌群,增強免疫,對慢性病(高血壓、糖尿病、脂肪肝、高尿酸血癥和高黏血癥等)、抑郁、失眠、肥胖等有很好調理及預防作用[17-21]。因此,從腸道微生態角度研究藥食同源物質的保健功效及機理是新趨勢,以藥食同源物質為原料開發腸道微生態調節產品是新思路。


3.3 藥食同源食品開發中存在的問題


3.3.1 基礎研究不足,精深加工力弱 中醫藥理論的配伍組方、物質基礎及作用機制研究不足限制了特色藥食同源食品的開發。提取、純化、精制、結構改造等先進加工技術的工業轉化不暢制約著產品生命力及附加值的提高。企業研發投入過低是造成產品競爭力弱的主要原因。早在2013年,世界醫藥前10強的企業研發投入/主營業務收入比值平均就達到了18.03%,而我國中成藥產業研發投入/主營業務收入比值不到2%。以某中藥龍頭企業為例,該公司2015年年報數據披露,公司2015年收入108.1億元,研發投入1.9億元,占比僅1.7%[22]。此外,“產、學、研”合作交流的斷層也影響了產業技術創新體系的形成。

因此,加強企業研發投入,構建“院、校、企”藥食同源綜合開發技術支撐體系,建立基于中醫基礎的特色組方研究,緊跟藥食同源研究前沿的步伐,加大精深加工產品的研發投入,掌握高端產品的核心技術,是目前藥食同源食品發展的必由之路。

3.3.2 產品辨識度不高,同質化現象嚴重 以藥食同源物質保健食品為例,數據顯示,國內保健食品中聲稱具有“增強免疫力”功能的占比近三成,且大多數以藥食同源物質為主要原料。在開發中存在市場需求與消費習慣調研不充分、組合性產品線頂層規劃缺乏、產品創新不夠、產品包裝辨識度不高等問題,即便開發出較好的產品,也極易遭到廉價效仿品的惡性競爭,無法產生預期效益。因此,應對市場需求進行廣泛調研、客觀分析,基于中醫基礎理論,遵循平衡陰陽、扶正祛邪和三因制宜等原則,針對不同消費目標的人群精準定位;基于“新、奇、特”原則,做好產品的頂層規劃,并設計能充分體現成分、功效和定位的產品,樹立品牌形象。

另一方面,保健食品現有的27項保健功能均基于西方醫學和營養學,無法突出 “治未病”的傳統中醫藥養生特色,限制了產品定位的精準化與多樣化。例如,藥食同源物質補益作用可細分為補氣、補血、滋陰、補陽等,本應通過合理的配伍組方實現不同的補益功能,在現行規定下只能籠統歸為“增強免疫”,無法準確表達藥食同源物質全面多樣的養生功能[23]。因此,建議增加保健食品的中醫類功能,制定相應功能評價方法及標準,促進行業發展。

3.3.3 產業發展滯后,標準體系缺失 藥食同源產業是大健康產業的重要部分,但產業發展相對滯后,究其原因,標準化體系建設不足直接導致產業規模發展受限。以人參(收錄于《目錄》征求意見稿)產業為例,中韓均為參類產業大國,中國的人參與韓國的高麗參從種屬到內在品質差別幾無,高麗參價格卻是人參的6倍有余,主要是兩國參類產業標準化程度不同。我國人參產業標準雖多達94項(國家標準、行業標準、企業標準),但術語、定義、分類等基礎標準,人參制品等產品標準,人參產品的流通及追溯等重要技術標準和安全限量及檢測方法標準均有缺失或不足,標準無法覆蓋全產業鏈。加之個體散戶種植與小作坊式的生產加工方式使得標準的推廣與執行不力,注定產品的質量良莠不齊,難以做大做強[24]。此外,專利的國際布局也直接影響產業發展方向。

因此,應支撐標準體系建設,使全產業鏈各個環節“有標可依”,充分利用ISO/TC秘書處、我國藥食同源資源豐富等優勢,積極主導或參與到藥食同源產品國際標準的制訂過程中,及時調整標準布局策略,制訂符合自身發展的標準體系,促進藥食同源產業良性高速發展。


4 結語與展望


在經濟快速發展的今天,各行業人們都面臨著不同程度的緊張和壓力,亞健康人數越來越多。對于實感不適但又無明顯器質性病變的亞健康狀態,藥食同源的養生觀展現出極大的優勢。我國已成為世界功能性食品產業重要的原料供應國和委托生產國,藥食同源物質的安全性與補益性在中醫藥國際化進程中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是將我國資源優勢轉化為產業優勢的一把利劍。但目前藥食同源物質的基礎研究及標準研究還較薄弱,不能支撐創新產品的研發。因此,當前的首要任務是加強基礎研究,建設標準體系。利用膜分離及濃縮、超臨界二氧化碳萃取、逆流萃取等技術精致純化;利用轉錄組學、蛋白質組學、代謝組學及宏基因組學等技術和方法詮釋藥食同源中藥的物質基礎、多靶點、多層次作用機制及安全性。深入市場調研,掌握市場需求,根據中醫的體質學說和三因制宜理論精準定位,開發集安全性、風味性及個性化于一體的藥食同源產品。此外,加大藥食同源中醫藥文化宣傳力度,重視營養健康知識普及,讓老百姓選擇基于藥食同源的養生保健方式的同時,不僅“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藥食同源產業的健康、綠色發展將促進全員健康,助力“健康中國”的打造。


參考文獻

[1] 楊上善.黃帝內經太素[M].王洪圖,點校.北京: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2005:17.

[2] 柳燕,于志斌. 2019年中藥類商品進出口形勢分析[J]. 中國現代中藥,2020,22(3):419-423.

[3] 中山時子. 中國飲食文化[M]. 徐建新,譯. 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2:75.

[4] 劉蕊芬. 中日兩國飲食療法(藥膳)的源流與異同的研究[D]. 廣州:廣州中醫藥大學,2007.

[5] 周欣. 中醫藥國際化的發展及趨勢研究[D]. 廣州:廣州中醫藥大學,2011.

[6] 李桂英,張中朋. 美國膳食補充劑市場熱銷品種及法規變化[J]. 精細與專用化學品,2018,26(11):8-10.

[7] 林雨晨. 全面解析美國膳食補充劑行業現狀[J]. 食品安全導刊,2016,139(16):19-21.

[8] 何瀟怡,于志斌. 2018年我國植物提取物出口分析[J]. 精細與專用化學品,2019,27(8):11-14.

[9] 何澤民,何勇強. 中醫學“治未病”理論內涵及其指導意義[J]. 中醫雜志,2015,56(22):1900-1903.

[10] 嚴慧芳. 吳以嶺:中藥材開發應建“負面清單”[J]. 中國品牌,2017,118(4):86-88.

[11] 薩翼,陳廣耀,王進博,等. 已批準增強免疫力功能的中藥類保健食品現狀及監管建議[J]. 中國中藥雜志,2019,44(5):885-890.

[12] 謝果珍,彭菲,劉葉蔓. 藥食兼用資源開發的現狀及對策[J]. 湖南農業科學,2014,330(3):67-70.

[13] 謝艷君,孔維軍,楊美華,等. 化妝品中常用中草藥原料研究進展[J]. 中國中藥雜志,2015,40(20):3925-3931.

[14] 黨毅,肖穎. 中藥保健食品研制與開發[M]. 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2:70.

[15] TREMAROLI V,BACKHED F. Functional interactions between the gut microbiota and host metabolism[J]. Nature,2012,489(7415):242-249.

[16] WINTER G,HART R A,CHARLESWORTH R P G,et al. Gut microbiome and depression:What we know and what we need to know[J]. Rev Neurosci,2018,29(6):629-643.

[17] CHANG C J,LIN C S,LU C C,et al. Ganoderma lucidum reduces obesity in mice by modulating the composition of the gut microbiota[J]. Nat Commun,2015(6):7489.

[18] CHEN G,XIE M,WAN P,et al. Fuzhuan brick tea polysaccharides attenuate metabolic syndrome in high-fat diet induced mice in association with modulation in the gut microbiota[J]. J Agric Food Chem,2018,66(11):2783-2795.

[19] CHANG C J,LU C C,LIN C S,et al. Antrodia cinnamomea reduces obesity and modulates the gut microbiota in high-fat diet-fed mice[J]. Int J Obes (Lond),2018,42(2):231-243.

[20] TAN Y,KIM J,CHENG J,et al. Green tea polyphenols ameliorate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through upregulating AMPK activation in high fat fed Zucker fatty rats[J]. World J Gastroenterol,2017,23(21):3805-3814.

[21] SHEN L,JI H F. Bidirectional interactions between dietary curcumin and gut microbiota[J]. Crit Rev Food Sci Nutr,2019,59(18):2896-2902.

[22] 張中朋,汪建芬. 我國中藥貿易現狀及思考[J]. 中國現代中藥,2017,19(2):278-282.

[23] 王進博,陳廣耀,孫蓉. 對中藥組方保健食品的幾點思考[J]. 中國中藥雜志,2019,44(5):865-869.

[24] 初僑,席興軍,王鶴妍,等. 中韓人參產業標準化程度對比分析研究[J]. 中國中藥雜志,2017,42(10):1996-2000.


[基金項目] 中央本級重大增減支項目(2060302-1607-01)

[通信作者] 張水寒,研究員,研究方向:中藥資源及綜合開發利用;Tel:(0731) 88881651,E-mail:zhangshuihan0220@126.com

(來源:《中國現代中藥》2020年第9期。文章轉摘只為學術傳播,如涉侵權問題請聯系告知,我們將及時修改或刪除。



website qrcode

掃描查看手機版網站

在線客服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聯系方式
客服熱線:0377-61598756
郵箱:nystcm@163.com
QQ:2198520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