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帳號登錄: 注冊 登錄
南陽市中醫藥信息網
Nanyang Society of Tran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資訊熱線:0377-63030075
網站簡介歲首寄語南陽市中醫藥發展局南陽市中醫藥學會仲景健康產業發展促進會張仲景研究院張仲景博物館張仲景基金會南陽市中醫藥發展服務中心會長致辭習主席南陽考察專題圖片新聞國內要聞省市簡訊南陽快訊區縣傳真國際動態通知公告培訓講座會議活動繼續教育培訓報名市級繼續教育學分查詢繼續教育政策法規會員公告醫考專欄規章指南學會章程學會組織中醫內科學分會仲景學術專業委員會中醫護理專業委員會中醫骨傷專業委員會中醫肛腸專業委員會中藥學專業委員會中醫康復(針推)專業委員會中西醫結合分會中西醫結合疼痛(針刀)專業委員會絡病專業委員會健康旅游專業委員會腦心同治專業委員會中西醫結合神經外科專業委員會中西醫結合兒科專業委員會中西醫結合婦產科專業委員會專業分會參會報名信息報送申報評審學會視頻仲景學術宛醫源流宛藥成果中醫教育國醫論壇臨床摘要業界視點中醫古籍趙青春全國名老中醫傳承工作室名院名科名醫名方評選活動專欄市情介紹產業資訊名企名藥名店名產中藥材基地百草園產業培訓藥膳食療養生保健美容調養中醫療(技)法中藥常識中醫百科健康養生保健單位人才信息產業信息尋醫問藥信息上報信息發布信息發布與上報張仲景醫藥文化節仲景論壇仲景書院杏林尋寶仲景文化仲景產業

詩詞版《傷寒論》113方全集

來源:南陽市中醫藥信息網作者:薔薇貓網址:http://www.www.rcreinerjr.com瀏覽數:679 
文章附圖


詩詞版《傷寒論》113方全集

薔薇貓(原創)

余素愛詩詞,及入岐黃之門,乃不自量力,因《傷寒論》之序,以詩詞詠傷寒經方,上闕言癥狀,下闕語藥效,小作注解,自桂枝湯始,至竹葉石膏湯止,共一百一十三方,次第為之。歷寒暑,年余方成。自知才疏學淺,紕漏難免,還望諸杏林同好多多包涵。


1采桑子 桂枝湯


歸來向晚風如許,薄汗沾衣。門掩柴扉,重重情思重重灰。

鮮妍十里迷桃李,掩映斜暉。翠色葳蕤,眾鳥云山深處啼。


《傷寒論》原文:

太陽病,頭痛、發熱、汗出、惡風,桂枝湯主之。


注解:

“風如許”,“薄汗沾衣”,言汗出惡風;“門掩柴扉”,心陽虛。


2采桑子 桂枝加葛根湯


鯤鵬此去欲展翅,項背難舒。江晚愁余,風吹薄汗幾唏噓。

扶搖正是排云上,萬里何如?為我傳書,日暖正照花色無。


《傷寒論》原文:

太陽病,項背強兒兒,及汗出、惡風者,桂枝加葛根湯主之。


注解:

項背難舒”,項背強兒兒狀;“風吹薄汗”,言汗出而惡風。


3采桑子 桂枝湯加厚樸杏子


輕寒羅幕飛霜侵,不信多情。好夢頻醒,每夢春衫聞咳聲。

曉來對鏡理雙髻,樹靜風停。柳暗花明,云在青天水在瓶。


《傷寒論》原文:

太陽病下之,微喘者,表未解故也,桂枝加厚樸杏子湯主之。喘家作桂枝湯加厚樸杏子佳。


注解:

“輕寒羅幕飛霜侵”,有一分惡寒便有一分表證,表未解也;“好夢頻醒,每夢春衫聞咳聲”,咳喘多作狀。


4采桑子 桂枝加附子湯


風來梧葉憐搖落,幾樹驚秋。汗雨如愁,蕭索披衣樓上樓。

小園昨夜秋風盡,淡月淹留。脈脈如鉤,望極春愁不是愁。


《傷寒論》原文:

太陽病,發汗,遂漏不止,其人惡風,小便難,四肢微急,難以屈伸者,桂枝加附子湯主之。


注解:

“風來梧葉憐搖落”,“幾樹驚秋”,“蕭索披衣”,惡風也;“汗雨如愁”,汗漏不止狀。


5采桑子 桂枝去芍藥湯


霧迷津渡傷懷日,欲挽強弓。墨滿蒼穹,拍岸驚濤卷轉蓬。

金烏又照丹樨上,云斂晴空。紅艷無窮,曉鏡分明照繡櫳。


《傷寒論》原文:

太陽病,下之后,脈促胸滿者,桂枝去芍藥湯主之。


注解:

“霧迷津渡傷懷日”心陽虛也;“墨滿蒼穹”,胸滿狀;“拍岸驚濤”,脈促。


6采桑子 桂枝去芍藥加附子湯


濃云蔽日笙簫斷,不見軒窗。莫道還鄉,浪涌大江苦夜涼。

桃花影落覆清淺,掩映流光。青草池塘,醉里尋春樹幾行。


《傷寒論》原文:

太陽病,下之后,脈促胸滿者,桂枝去芍藥湯主之。若微寒者,桂枝去芍藥加附子湯主之。


注解:

“濃云蔽日”,“不見軒窗”,心陽虛兼胸滿;“浪涌大江”,言脈促;“苦夜涼”,微寒也。


7采桑子 桂枝麻黃各半湯


香腮盡染桃紅色,不是酒濃。惱卻春風,來去拂身四萬蟲。

待得薄汗輕衣透,游遍芳叢。洛城相逢,不如折花細雨中。


《傷寒論》原文:

太陽病,得之八九日,如瘧狀,發熱惡寒,熱多寒少,其人不嘔,清便欲自可,一日二三度發……面色反有熱色者,未欲解也,以其不能得小汗出,身必癢,宜桂枝麻黃各半湯。


注解:

香腮盡染桃紅色”,面有熱色;“惱卻春風”,仍惡風有表證,“來去拂身四萬蟲”,身癢也?!按帽『馆p衣透”,“不如折花細雨中”,得小汗出。


8采桑子 桂枝二麻黃一湯

露濃花瘦凝眸處,何事淹留。無意悠游,幾度炎涼樓上愁。

一場雨過東風暖,重上山丘。遠望汀洲,無盡長江天際流。


《傷寒論》原文:

服桂枝湯,大汗出,脈洪大者,與桂枝湯如前法。若形如瘧,一日再發者,汗出必解,宜桂枝二麻黃一湯。


注解:

“露濃花瘦”,汗未出透,“何事淹留”,邪仍在皮膚腠理;“幾度炎涼”,言惡寒發熱,一日再發,形如瘧?!耙粓鲇赀^”,汗出必解。


9采桑子 白虎加人參湯


蒼龍逐日九萬里,欲飲天河。遠影婆娑,江水滔滔盡揚波。

無窮蓮葉清風里,掩映初荷。難唱離歌,今夜長安夜露多。


《傷寒論》原文:

服桂枝湯,大汗出后,大煩渴不解,脈洪大者,白虎加人參湯主之。


注解:

“蒼龍逐日九萬里”,言其熱與渴,“欲飲天河”,大煩渴不解;“江水滔滔盡揚波”,言脈洪大。


10采桑子 桂枝二越婢一湯


柳絲無力東風隱,斜月簾櫳。淡淡殘紅,花色晴嵐有無中。

千山暮碧西泠路,芳意無窮。何處相逢,飛絮云天正濛濛。


《傷寒論》原文:

太陽病,發熱惡寒,熱多寒少,脈微弱者,此無陽也,不可發汗。宜桂枝二越婢一湯。


注解:

“柳絲無力東風隱”,言脈微弱;“淡淡殘紅”,已入內化熱,“花色晴嵐有無中”,寒熱均有,但熱多寒少。


11采桑子 桂枝去桂加茯苓白術湯


洞庭淼淼煙水闊,波浪難興。我自憐卿,云夢蒸蒸炎熱生。

一舟明滅巫山外,露冷天青。夜靜風輕,臥看牽??椗?。


《傷寒論》原文:

服桂枝湯,或下之,仍頭項強痛,翕翕發熱,無汗,心下滿微痛,小便不利者,桂枝去桂加茯苓白術湯主之。


注解:

“洞庭淼淼煙水闊”,水液停聚;“波浪難興”,小便不利;“云夢蒸蒸炎熱生”,言翕翕發熱。


12采桑子 甘草干姜湯


疏疏一樹臨搖落,歡意匆匆。寒食相逢,露冷樓臺縹緲中。

幾回花榭徘徊處,游遍芳叢。伊洛誰同,微雨歸來翦翦風。



《傷寒論》原文:

傷寒脈浮,自汗出,小便數,心煩,微惡寒,腳攣急,反與桂枝,欲攻其表,此誤也。得之便厥,咽中干,煩燥,吐逆者,作甘草干姜湯與之,以復其陽。


注解:

“疏疏一樹臨搖落”,腳攣急狀;“寒食相逢”,寒食節禁煙火,只吃冷食,冷食停聚于脾胃之間,言脾陽不運;“露冷樓臺”,微惡寒。


13
采桑子 芍藥甘草湯


一番弦斷琵琶曲,客里須驚。彈破聲聲,虎兕刀槍指上聽。

輕云蔽月游絲軟,天與娉婷。煙水籠晴,落絮飛花滿畫屏。


《傷寒論》原文:

傷寒脈浮,自汗出,小便數,心煩,微惡寒,腳攣急,反與桂枝,欲攻其表,此誤也。得之便厥,咽中干,煩燥,吐逆者,作甘草干姜湯與之,以復其陽。若厥愈足溫者,更作芍藥甘草湯與之,其腳即伸。


注解:

吉益東洞歸納本證為“拘攣急迫?!薄耙环覕嗯们?,筋脈失濡,故攣急;“彈破聲聲,虎兕刀槍指上聽”,急迫之感;“攣急”系肝血不足,血不養筋引起;用甘草以生陽明之津,芍藥以和太陰之液,甘酸化陰,故能補血,血得補,則肝不急而筋不攣。


14南歌子 葛根


幾幾不展羽,項背未舒時。每逢風動自添衣,庭院深深將身藏簾幃。

薄汗輕衣透,露濃瘦花枝。入簾花瓣春睡已,夢里一曲新詞酒一杯。


傷寒論原文:

太陽病,項背強幾幾,無汗,惡風,葛根湯主之。


注解

“幾幾羽不展,項背未舒時”,項背強幾幾;“每逢風動自添衣”,惡風。

15南歌子 葛根半夏


項背應不展,日暖苦匆匆。水亭煙榭昨夜風,俯身一彎新月碎水中。

簾外花如雪,攜手游芳叢??蓱z相看雨濛濛,枝頭淺淺深深別樣紅。


傷寒論原文:

太陽與陽明合病,不下利,但嘔者,葛根半夏湯主之。

注解

“項背應不展,日暖苦匆匆”,太陽病仍在,項背不舒且惡寒;“水亭煙榭昨夜風”,言病之所起是因為外感風寒;“俯身一彎新月碎水中”,嘔吐故。


16南歌子 葛根黃芩黃連


六月池塘見,濕蒸草亦知。幾別芳叢驚黃鸝,自是春潮帶雨晚來急。

九溪煙樹里,微風弈新棋。日長閑坐總相宜,何處飛來一雙鵲踏枝。


傷寒論原文:

太陽病,桂枝證,醫反下之,利遂不止,脈促者,表未解也。喘而汗出者,葛根黃芩黃連湯主之。

注解

“六月池塘”,有濕熱;“春潮帶雨晚來急”,下利急迫;“幾別花叢驚黃鸝”,下利屢屢不止。


17南歌子 麻黃


熱色連朱閣,寒鴉喘夕陽。身痛如何理晨妝,吹亂一枝清影在寒窗。

輕汗透羅衣,紗櫥日影長。誰攜清風入畫堂,不防終日于此共徜徉。

傷寒論原文

太陽病,頭痛發熱,身疼腰痛,骨節疼痛,惡風無汗而喘者,麻黃湯主之。

注解

“熱色連朱閣”,發熱;“寒鴉”、“寒窗”,言受寒;“喘夕陽”,咳喘;“身痛如何理晨妝”,身疼腰痛,骨節疼痛;“吹亂一枝清影”,惡風。


18南歌子 大青龍湯


濃云愁永晝,烈日耀眼明。車殆馬渴遠梅青,恨不推得畫上凈瓶傾。

飛龍天上來,驟雨易陰晴。解鞍少轡緩緩行,彈指仿佛清涼是秋聲。


傷寒論原文:

太陽中風,脈浮緊,發熱惡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煩躁者,大青龍湯主之。

注解

“濃云愁永晝”,不汗出;“烈日耀眼明”,身有高熱;“車殆馬渴遠梅青”,口渴;“恨不推得畫上凈瓶傾”,煩躁與口渴。


19南歌子 小青龍湯


咳喘不得臥,倚息難成語。心下寒潭深幾許,夜來殘月照影正愁予。

枝頭暗香輕,飲化江南雨。此去落花馳馬處,當時萬縷千絲風前舞。

傷寒論原文:

傷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氣,干嘔發熱而咳,或渴,或利,或噎,或小便不利,少腹滿,或喘者,小青龍湯主之。

注解

“心下寒潭深幾許”,心下有水氣故;“因風起”,外受表寒;“咳喘不得臥,倚息難成語”,或咳或喘。


20南歌子 干姜附子


傾杯東籬下,亂足踏落英。冷雨秋風幾飄零,靜臥碧紗帳里負娉婷。

暖陽復照還,江頭觀潮平。負手看花緩緩行,回首遠鴻飛處入青冥。


傷寒論原文:

下之后,復發汗,晝日煩躁不得眠,夜而安靜,不嘔不渴,無表證,脈沉微,身無大熱者,干姜附子湯主之。

注解

“傾杯東籬下,亂足踏落英”,晝日煩躁故;“冷雨秋風幾飄零”,寒在內;“靜臥碧紗帳里負娉婷”,夜而安靜也。


21南歌子 桂枝加芍藥生姜各一兩人參三兩新加湯


吹來欲搖落,懸絲夜夜心。行不得也淚沾襟,風露一逢余恨到如今。

千山明月夜,照見入深林。情關深處付瑤琴,記取那年那月醉花陰。傷寒論原文:

發汗后,身疼痛,脈沉遲者,桂枝加芍藥生姜各一兩人參三兩新加湯主之。

注解

“吹來欲搖落,懸絲夜夜心”,久虛;“行不得也”,身痛;“風露一逢余恨到如今”,有外感及表證。


22南歌子 麻黃杏仁甘草石膏


吳牛喘月急,淋漓汗未止。隴頭覓得草枯死,卻如田單舉火燎未已。

云過天青色,清涼忽如洗。無事獨坐幽篁里,安得壯士長傾天河水。


傷寒論原文:

發汗后,不可更行桂枝湯。汗出而喘,無大熱者,可與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

注解

“吳牛喘月急,淋漓汗未止”,汗出而喘;“隴頭覓得草枯死”,口渴;“田單舉火燎未已”,邪熱壅肺。


23南歌子 桂枝甘草


西子但顰眉,捧心半掩門。亂山何處亂世身,翠袖單寒蕭瑟對晨昏。

吳越春秋遠,五湖不染塵。泛舟碧波覓行云,一曲清歌一番點絳唇。


傷寒論原文:

發汗過多,其人叉手自冒心,心下悸,欲得按者,桂枝甘草湯主之

注解

“顰眉”,“捧心”者,言叉手自冒心,欲得按;“亂山何處亂世身”,心下悸?!按湫鋯魏?,心陽虛故。


24南歌子 茯苓桂枝甘草大棗


無邊寒流水,奔騰欲凌心。翻卷巨浪分并禽,小舟跌宕何處覓琴音。

俄頃紅日出,指上聽龍吟。折花不懼曉寒侵,留待插向鬢邊步江潯。


傷寒論原文:

發汗后,其人臍下悸者,欲作奔豚,茯苓桂枝甘草大棗湯主之。

注解

“無邊寒流水,奔騰欲凌心”,“翻卷巨浪”心陽虛,下焦水邪上沖,作奔豚;“小舟跌宕”,臍下悸。


25南歌子 厚樸生姜半夏甘草人參


花繁壓枝低,千朵萬朵盈。應愁晻晻日欲暝,佇聽寒聲云深無雁影。

向晚都摘去,對月倚錦屏。寄他將贈董雙成,夢里栩然蝴蝶掌上輕。


傷寒論原文:

發汗后,腹脹滿者,厚樸生姜半夏甘草人參湯主之。





注解

“花繁壓枝低,千朵萬朵盈”,腹脹滿狀;“晻晻日欲暝”,“寒聲”,脾陽不足;“云深”,水濕內留,濕聚為痰;“無雁影”痰濕阻隔,氣機不暢。


26臨江仙 茯苓桂枝白朮甘草湯


搖搖如在水中央,天地自是茫茫。一泓寒月照背涼,子規寂寥,有露凝為霜。

暄風旭日裊花枝,宛轉無比春光。此去逍遙別三江,白云悠悠,送我歸帝鄉。


傷寒論原文:

傷寒若吐若下后,心下逆滿,氣上沖胸,起則頭眩,脈沉緊,發汗則動經,身為振振搖者,茯苓桂枝白朮甘草湯主之。


注解:

“搖搖如在水中央,天地自是茫?!?,言頭眩;“一泓寒月照背涼”,寒飲停留故。


27臨江仙 芍藥甘草附子湯


一層秋雨愁上愁,垂簾欲近紅爐。幽窗冷雨一燈孤。小字難書,非關手生疏。

杏花明月相逢處,云暖風輕當初。鏡里香塵伴珊瑚。眉間深淺,笑問入時無。


傷寒論原文:

發汗,病不解,反惡寒者,虛故也,芍藥甘草附子湯主之


注解:

一層秋雨愁上愁,言發汗后,病不解;“垂簾欲近紅爐”,“幽窗冷雨”,言惡寒;“小字難書,非關手生疏”,陰血不足,陽氣虛弱,筋脈既不得陰血滋養,又不得陽氣溫煦,故關節屈伸不利。


28臨江仙 茯苓四逆湯


冷雨敲窗幾飄零,消得燭滅尊前。草木凝秋歲更寒,長風亂耳,直欲倚危欄。

爐香閑裊輕煙淡,沉香亭畔回鸞。何當會飲花滿園,一枝紅艷,采來伴雙鬟。


傷寒論原文:

“發汗,若下之,病仍不解,煩躁者,茯苓四逆湯主之”。


注解:

“冷雨敲窗幾飄零”,惡寒;“消得燭滅尊前”,心陽虛,脈微欲絕;“草木凝秋歲更寒,長風亂耳,直欲倚危欄”,陰陽兩虛、虛陽浮越而煩躁,四肢厥冷,脫象備也。


此方回陽救陰,陰陽雙補,待陽回津復,坎離既濟,則煩躁自除,萬不能清熱除煩,以寒治寒,否則,殘陽游冰,禍不旋踵。


29臨江仙 調胃承氣湯


烈焰西來襲長安,燒地戶燎天關。老君今日正煉丹,火龍鏖戰,赤壁共田單。

如今只作等閑看,清涼月色照還?;ㄓ曛獜牡趲滋?,一聲寒磬,風馬停經幡。


傷寒論原文:

發汗后,惡寒者,虛故也;不惡寒,但熱者,實也,當和胃氣,與調胃承氣湯。

陽明病,不吐不下,心煩者,可與調胃承氣湯。

若胃氣不和,譫語者,少與調胃承氣湯。


注解

“烈焰西來襲長安”,長安又名西安,烈焰又西來,西方應陽明燥金,意為邪熱在陽明?!盁貞袅翘礻P”,極言熱邪之盛;“老君今日正煉丹”,熱邪悶于胃腸不得透發。調胃承氣湯清胃中結熱,使胃氣和降。


30臨江仙 五苓散


一片死水無微瀾,沉沉環繞孤帆。千杯飲罷欲何言,當是東風,不與水潺湲。

待到裊裊青萍動,還作淡淡煙看。此去放船共長天,吳山留顧,誰曾伴南軒?


傷寒論原文:

太陽病,發汗后……若脈浮,小便不利,微熱消渴者,五苓散主之。


注解:

“一片死水無微瀾,沉沉環繞孤帆”,小便不利,“當是東風,不與水潺湲”,小腸火力不足,膀胱氣化不利;“千杯飲罷欲何言”,極言消渴。


31臨江仙 茯苓甘草湯


瞿塘五月足風波,滟滪猿聲愁渡。白帝看雨人空佇,素手微涼,思隨波心舞。

水調聲長醉里聽,月夕花朝來去。初晴攜手誰解語,芳塵凝榭,鳴鳩嬉庭樹。


傷寒論原文:

傷寒汗出而渴者,五苓散主之;不渴者,茯苓甘草湯主之。

傷寒厥而心下悸者,宜先治水,當服茯苓甘草湯,卻治其厥;不爾,水漬入胃,必作利也。


注解:

“瞿塘五月足風波,滟滪猿聲愁渡”,言水停中焦、大水泛濫之狀;“素手微涼”,厥狀;“思隨波心舞”,心下悸。水邪阻遏中焦,使陽氣不能外達,遂四肢不溫。法當茯苓甘草湯溫胃化飲。


32臨江仙 梔子豉湯


日長起坐不得臥,撕扇自難解頤。打起黃鶯休要啼,遠山難畫,深深斂娥眉。

忽如清風行松間,淡淡留人斜暉。獨步江畔風細細,卻笑那年,當時何人癡?


傷寒論原文:

發汗吐下后,虛煩不得眠。若劇者,必反復顛倒,心中懊憹,梔子豉湯主之。


注解:

“日長起坐不得臥”,虛煩不得眠?!八荷取?,“打起黃鶯”,反復顛倒;“遠山難畫,深深斂娥眉”,余熱留擾胸膈與胃,故見心中懊憹。


33臨江仙 梔子甘草豉湯


櫻桃落盡春歸去,無心凝睇新荷。惱人天氣朱顏酡,王孫不至,誰唱大風歌。

別巷清涼黃昏后,低頭淺畫雙娥。橫笛正是夜婆娑,花影扶搖,幽思蔓綠蘿。


傷寒論原文:

發汗吐下后,虛煩不得眠。若劇者,必反復顛倒,心中懊憹,梔子豉湯主之;若少氣者,梔子甘草豉湯主之。


注解

“櫻桃落盡春歸去,無心凝睇新荷”,描繪初夏時節,指微熱;“惱人天氣朱顏酡”,余熱留擾,心中懊憹;“王孫不至,誰唱大風歌”,少氣、氣虛。


34臨江仙 梔子生姜豉湯


永晝遲遲夏日長,不得香夢沉酣。狼藉杯盤青梅酸,江樓殘月,盡亂深深潭。

如今認取長安道,牽馬同入終南。此心閑處倚高巖,無邊風過,煙水映碧嵐。


傷寒論原文:

發汗吐下后,虛煩不得眠。若劇者,必反復顛倒,心中懊憹,梔子豉湯主之……若嘔者,梔子生姜豉湯主之。


注解:

“永晝遲遲夏日長”,微熱淹留;“不得香夢沉酣”,虛煩不得眠;“狼藉杯盤”,言反復顛倒,心中懊憹;“盡亂深深潭”,嘔也。


35臨江仙 梔子厚樸湯


欲說臥去復坐起,苦夏又是愁予。深院徘徊意何如,濃蔭匝地,還共落英俱。

一番細雨初弦月,煙波池上芙蕖?;ㄉ蠲月窔w來無,第四橋邊,遺我雙鯉魚。


傷寒論原文:

傷寒下后,心煩腹滿,臥起不安者,梔子厚樸湯主之.


注解:

“欲說臥去復坐起”,臥起不安;“苦夏又是愁予”,邪熱淹留;“深院徘徊意何如”,心煩;“濃蔭匝地”,腹滿。


36臨江仙 梔子干姜湯


日照碣石火云繞,一片煩愁酒澆。夜來冷月懸九霄,照見寒土,風雨又飄搖。

欹枕聽松萬海潮,猿鶴山中故交。此去林泉步逍遙,直把閑愁,輕擲向芭蕉。


傷寒論原文:

傷寒,醫以丸藥大下之,身熱不去,微煩者,梔子干姜湯主之。


注解:

“日照碣石火云繞”,身熱不去;“一片煩愁酒澆”,心煩;“夜來冷月懸九霄,照見寒土”,中焦有寒;“風雨又飄搖”,大便溏泄。本證病機為表熱未解而大下之,中陽被傷,或素日脾胃虛寒復感冒發熱。臨床可見服用涼藥,心煩減輕而便溏加重;服用熱藥,便溏見輕而心煩加重,具有喜冷而又不敢食之矛盾現象。


方中梔子苦寒,清胸中之熱以治心煩,干姜辛溫,溫脾胃之陽以治便溏,上清胸膈之熱,下溫胃腸之寒,寒溫并用,各司其職而功成。


37臨江仙 禹余糧


枝上露添昨夜雨,落花亂舞紛紛。階前愁殺葬花人。曉來紅濕處,野火尚如焚。

何事碧窗新睡覺,胭脂夢里羅裙。幾分流水付香塵。清風如有意,憂樂共晨昏。


《傷寒論》原文:

汗家,重發汗,必恍惚心亂,小便已,陰痛,與禹余糧丸。


注解:

枝上露添昨夜雨,指對平時多汗之“汗家”強發其汗,使其汗上加汗;“落花亂舞紛紛”,“階前愁殺葬花人”,發汗后精神不能自主,恍惚心亂;“曉來紅濕處,野火尚如焚”,汗為心之液,心主血,強發汗后心液受損造成心陰虛,心又與小腸互為表里,心陰虛導致小腸陰虛生熱,就會出現“小便已,陰痛”?!凹t濕處”,小便已狀;“野火”極言其熱,“如焚”極言其痛。


38臨江仙 真武湯


湯湯洪水方割去,蕩蕩懷山襄陵。片云孤雁愁飄零,振振舟搖,寄身如浮萍。

階前輕風動簾影,煙花片片早櫻。憑欄日薄望長亭,碧空向晚,鷓鴣幾聲聽。


傷寒論原文:

太陽病發汗,汗出不解,其人仍發熱,心下悸,頭眩,身瞤動,振振欲擗地者,真武湯主之。


注解:

“湯湯洪水方割去,蕩蕩懷山襄陵”,水邪泛濫;“片云孤雁愁飄零,振振舟搖,寄身如浮萍”,言心下悸,頭眩,身瞤動,振振欲擗地者。


39醉花陰 四逆湯


衾枕觸指如染霜,疑是雪滿床。一點燭欲盡,永夜茫茫,冷侵素娥窗。

花訊來時共曉光,紅艷露凝香。畫屏金鷓鴣,蕊珠宮里,對鏡理晨妝。


傷寒論原文:

病發熱頭痛,脈反沉,若不差,身體疼痛,當救其里。四逆湯方。

吐利汗出,發熱惡寒,四肢拘急,手足厥冷者,四逆湯主之。

既吐且利,小便復利而大汗出,下利清谷,內寒外熱,脈微欲絕者,四逆湯主之。


注解

“衾枕觸指如染霜,疑是雪滿床”,手足厥冷;“一點燭欲盡,永夜茫?!?,脈微欲絕;“冷侵素娥窗”,陽氣虛衰之極。


40醉花陰 小柴胡湯


乍暖還寒未盡時,新來愁添衣。胸臆難直抒,玉粒金莼,尊前欲遲遲。

杏花影里新折枝,羅裙蹁躚飛。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還應彼此知。


傷寒論原文:

傷寒五六日,中風,往來寒熱,胸脅苦滿,默默不欲飲食,心煩喜嘔,或胸中煩而不嘔,或渴,或腹中痛,或脅下痞鞕,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熱,或咳者,小柴胡湯主之。


注解:

“乍暖還寒未盡時,新來愁添衣?!蓖鶃砗疅?;“胸臆難直抒”,胸脅脹滿;“玉粒金莼,尊前欲遲遲”,默默不欲飲食?!都t樓夢》中有“咽不下玉粒金莼噎滿喉”之句。


41醉花陰 小建中湯


懨懨消得今如昨,一番歡情薄。畫堂花謝盡,亂紅飛去,幾轉秋千索。

白玉堂前任行樂,杯中須同酌。把酒莫停歌,醉眠朱閣,夢橋邊紅藥。


傷寒論原文:

傷寒二三日,心中悸而煩者,小建中湯主之。傷寒,陽脈澀,陰脈弦,法當腹中急痛,先與小建中湯。


注解:

“懨懨消得今如昨,一番歡情薄”,陰陽兩虛,面色無華,心中悸而煩;“畫堂花謝盡,亂紅飛去”,營血虧虛;“幾轉秋千索”,腹中拘急疼痛,如索之轉緊。虛人傷寒建其中,小建中湯益陰和陽,用之可使中氣強健,故下闕有“任行樂”之語。


42醉花陰 大柴胡湯


忽成酷暑忽成秋,擲衣下重樓。瘦柏消殘翠,溫泉水沸,草枯百花洲。

斜風細雨自悠游,天際系歸舟。飛絮落花時,客程幾許,枝頭東風柔。


傷寒論原文:

傷寒十余日,熱結在里,復往來寒熱者,與大柴胡湯。


注解:

“忽成酷暑忽成秋”,往來寒熱;“擲衣下重樓”,心情煩悶;“瘦柏消殘翠”,柏乃木,翠色亦五行屬木,主病在少陽;“草枯百花洲”,熱結陽明;“溫泉水沸”,脈弦數有力。大柴胡湯為表里雙解劑,治療少陽陽明合病,具有和解少陽,內瀉熱結之功效。


43醉花陰 柴胡加芒硝湯


洛城紫陌又黃昏,煙光映紅云。蜂腰橋開遍,叢叢深色,風過委香塵。

任是無情也動人,夜來傳清芬。起就月中看,香霧空蒙,白衣舊芳痕。


傷寒論原文:

傷寒十三日不解,胸脅滿而嘔,日晡所發潮熱,已而微利。此本柴胡證,下之以不得利,今反利者,知醫以丸藥下之,此非其治也。潮熱者,實也,先宜小柴胡湯以解外,后以柴胡加芒硝湯主之。


注解:

“洛城紫陌又黃昏,煙光染紅云”,日晡所發潮熱;“蜂腰橋開遍”,兩脅漲滿不通;“叢叢深色,風過委香塵”,胸脅滿而嘔。本方量小,為小柴胡劑量一半另加芒硝,為和解兼清里之輕劑,但一樣可瀉下去熱,故“任是無情也動人”。


44醉花陰 桃核承氣湯


一日吹盡長安花,罡風亂如麻。紅葉墜熱池,塘邊老蛙,醉步舞琵琶。

夜來閑散好生涯,微涼透窗紗。垂柳應無恙,秋風鏡里,又暗換年華。


傷寒論原文:

太陽病不解,熱結膀胱,其人如狂,血自下,下者愈。其外不解者,尚未可攻,當先解其外。外解已,但少腹急結者,乃可攻之,宜桃核承氣湯。


注解

“紅葉墜熱池”,血熱互結;“塘邊老蛙,醉步舞琵琶”,其人如狂;“罡風亂如麻”,少腹急結。


45醉花陰 柴胡加龍骨牡蠣湯


耿耿夜長倚危闌,一箭破月穿??罩新勅苏Z,但與傾談,欲行空長嘆。

平明馳馬入邯鄲,夢在黃粱間。蓬萊山門去,但掃落花,不作俗世看。


傷寒論原文:

傷寒八九日,下之,胸滿煩驚,小便不利,譫語,一身盡重,不可轉側者,柴胡加龍骨牡蠣湯主之。


注解:

柴龍牡證,得之者陰陽乖逆,濁邪填膈,神明內亂,治節不行?!肮⒐⒁归L倚危闌”,失眠;“一箭破月穿”,形容驚悸狀;“空中聞人語,但與傾談”,譫語;“欲行空長嘆”,一身盡重,不可轉側。下闕化用邯鄲夢之典故,有黃粱一夢,意即不再失眠;黃粱夢醒后,經呂洞賓點化,盧生大徹大悟,去往蓬萊山門掃落花,意為轉側自利,心神有歸。


46醉花陰 桂枝去芍藥加蜀漆牡蠣龍骨救逆湯


野火一去連荒原,不見墟里煙。按劍心飛揚,樓船夜渡,白刃凝霜寒。

客中忘卻榆塞事,教兒誦花間。樹陰蕩瑤瑟,月色初上,幾回照邊關?


傷寒論原文:

傷寒脈浮,醫以火迫劫之,亡陽必驚狂,臥起不安者,桂枝去芍藥加蜀漆牡蠣龍骨救逆湯主之。


注解:

“野火一去連荒原”,醫以火迫劫之;“不見墟里煙”,亡陽中寒;“按劍心飛揚,樓船夜渡”,驚狂、臥起不安;“白刃凝霜寒”,內有寒邪,陽虛生痰蒙遏心神。此方為補心陽,散寒邪,鎮驚祛痰之方。


47醉花陰 桂枝加桂湯


秋燈如豆茜紗窗,那堪秋風狂。白雨來何速,淚燭搖搖,一室一衾涼。

今夜撫琴發清商,月輪出東方。斜臨戶牖懶,回照階墀,素影映流光。


傷寒論原文:

燒針令其汗,針處被寒,核起而赤者,必發奔豚。氣從少腹上沖心者,灸其核上各一壯,與桂枝加桂湯,更加桂二兩也。


注解:

奔豚發作,皆因心陽虛於上,坐鎮無權,下焦腎之陰邪得以上沖?!扒餆羧缍埂?,心陽虛,“那堪秋風狂”、“白雨來何速”,氣從少腹上沖心;“淚燭搖搖”,心陽虛損被陰邪沖擊;“一室一衾涼”,
陽虛寒逆。桂枝加桂湯助心陽,伐陰降沖。


48醉花陰 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


燭影搖搖夜闌珊,枝頭杏花寒。開卷令人愁,擲筆向隅,攬鏡晚妝殘。

夜來開戶臨西園,清光影團團。今日報芳信,燕子來時,不必唱陽關。


傷寒論原文:

火逆,下之,因燒針煩躁者,桂枝甘草龍骨牡蠣湯主之。


注解:

“燭影搖搖夜闌珊”,心陽虛;“枝頭杏花寒”,外有表寒;“開卷令人愁,擲筆向隅”,煩躁不安;“攬鏡晚妝殘”,汗出多,內亡津液,里熱上擾。


49醉花陰 抵當湯


雨橫風狂三月暮,烽火揚州路。落花成香丘,紫黯紅愁,寂寞銷庭樹。

何當天涯停羈旅,把離愁重訴。好天良夜里,和月細看,柳絲千萬縷。


傷寒論原文:

太陽病六七日,表證仍在,脈微而沉,反不結胸,其人發狂者,以熱在下焦,少腹當鞕滿,小便自利者,下血乃愈。所以然者,以太陽隨經,瘀熱在里故也。抵當湯主之。


注解:

“雨橫風狂三月暮”,太陽病蓄血重證,其人發狂;“烽火揚州路”,熱在下焦;“落花成香丘”,少腹鞕滿;“紫黯紅愁”,瘀血存內,其人舌質紫或有瘀斑。


50醉花陰 抵當丸


擁紅堆雪新雨后,地衣鋪紅縐。無情恨永夜,落花深處,憔悴新來瘦。

參差曲陌誰奉帚,洞天清無垢。風露凝瀟湘,約得閑愁,小園香徑候。


傷寒論原文:

傷寒有熱,少腹滿,應小便不利,今反利者,為有血也,當下之,不可余藥,宜抵當丸。


注解:

“擁紅堆雪新雨后,地衣鋪紅縐”,有瘀血,但瘀成形而勢緩;“無情恨永夜,落花深處”,少腹滿。


51西江月 大陷胸丸


憑肩不成轉側,回睇只余沉思。庭院深深簾幕知,畫堂清風無計。

且聽歌吹徐徐,長舒廣袖依依。日光穿樹曉煙低,直上青云展翅。


傷寒論原文

結胸者,項亦強,如柔痓狀,下之則和,宜大陷胸丸方。


注解

“憑肩不成轉側,回睇只余沉思”,項亦強,如柔痓狀;“庭院深深簾幕知,畫堂清風無計”,結胸痞滿。


52西江月 大陷胸湯


長纓難縛千騎,野馬踏破愁腸。巨石橫亙斷長江,五內翻騰熱浪。

昨夜一場大夢,今宵幾度秋涼。負手誰與共流光,曾記淺酌低唱。


傷寒論原文:

傷寒六七日,結胸熱實,脈沉而緊,心下痛,按之石鞕者,大陷胸湯主之。

太陽病,重發汗,而復下之,不大便五六日,舌上燥而渴,日晡所小有潮熱,從心下至少腹,鞕滿而痛,不可近者,大陷胸湯主之。


注解:

“長纓難縛千騎”脈緊;“野馬踏破愁腸”,心下至腹皆痛;“巨石橫亙斷長江”,按之石鞕,不可近;“五內翻騰熱浪”,結胸熱實,水結胸腹。


53西江月 小陷胸湯


捧心更增眉蹙,彷徨顛倒扶床。徘徊池上如探湯,自是不堪俯仰。

盈盈月華如練,點點殘燈似霜。星漢東流夜未央,照我眉間心上。


傷寒論原文:

小結胸病,正在心下,按之則痛,脈浮滑者,小陷胸湯主之。


注解:

“捧心更增眉蹙”,小結胸病,正在心下,按之則痛;“彷徨顛倒扶床”,自是不堪俯仰”,胸脘痞悶;“徘徊池上如探湯”,痰熱互結。


54西江月 三物小白散


北風吹落片片,飛霜冷浸衣單。雪擁藍關馬不前,堪憐行人路遠。

曾記水晶簾動,暗香浮動小園。傾盡流霞映南軒,留與花間相看。


傷寒論原文:

寒實結胸,無熱證者,與三物小陷胸湯,白散亦可服。


注解:

“北風吹落片片,飛霜冷浸衣單”,一片寒象;“雪擁藍關馬不前,堪憐行人路遠”,寒實結胸狀;寒濕結胸,寒痰凝結,沒有熱證,純粹寒濕,與三物小白散。


55西江月 文蛤散


一番炎熱未遠,冷雨冰封去來。長門深鎖盡蒼苔,心知千杯無解。

輕紈小扇幽蘭,向晚獨坐書齋。為誰零落為誰開,淡月微云不改。


傷寒論原文:

病在陽,應以汗解之,反以冷水潠之若灌之,其熱被劫不得去,彌更益煩,肉上粟起,意欲飲水,反不渴者,服文蛤散。


注解:

一番炎熱未遠,冷雨冰封去來”,病在陽,反以冷水潠之,若灌之,其熱被劫,不得去;“長門深鎖盡蒼苔”,肉上粟起;“心知千杯無解”,意欲飲水,反不渴者。此熱結在皮膚肌肉之中,不在胃口,故欲飲而不渴。


56西江月 柴胡桂枝湯


花時往事誰憶,如今折花為難。羅衾不耐五更寒,何況相思夢短。

卻道海棠依舊,向晚紅妝遙看。擬圖一醉且貪歡,同此東風庭院。


傷寒論原文:

傷寒六七日,發熱微惡寒,支節煩疼,微嘔,心下支結,外證未去者,柴胡桂枝湯主之。


注解:

柴胡桂枝湯主治少陽兼表之證,“花時往事誰憶,如今折花為難。支節煩疼,寒熱往來;“羅衾不耐五更寒”,外感風寒,外證未去;“何況相思夢短”,心下支結。


57西江月 柴胡桂枝干姜湯


青樓薄幸名存,黃連入酒誰嘗。舉頭望月月如霜,不堪淺酌低唱。

天地同為逆旅,他鄉原是故鄉。醉罷三萬六千場,再道別來無恙。


傷寒論原文:

傷寒五六日,已發汗,而復下之,胸脅滿微結,小便不利,渴而不嘔,但頭汗出,往來寒熱,心煩者,此為未解也,柴胡桂枝干姜湯主之。


注解:

柴胡桂枝干姜湯以膽熱脾寒為辯證眼目,是為少陽兼太陰之證?!包S連入酒誰嘗”,口渴想喝水,膽熱口苦;“舉頭望月月如霜,不堪淺酌低唱”,脾寒為病,影響“脾在聲為歌”。


58西江月 半夏瀉心湯


閑窗深鎖永晝,笛聲難散濃愁。月寒日暖共淹留,難分天高地厚。

紗帳梅花夢覺,一葉正是知秋。竹西歌吹過揚州,還問故人在否?


傷寒論原文:

傷寒五六日,嘔而發熱者,柴胡湯證具,而以他藥下之,柴胡證仍在者,復與柴胡湯。此雖已下之,不為逆,必蒸蒸而振,卻發熱汗出而解。但滿而不痛者,此為痞,柴胡不中與之,宜半夏瀉心湯。


注解:

半夏瀉心湯,主治寒熱錯雜之痞證?!伴e窗深鎖永晝,笛聲難散濃愁”,心下痞,但滿而不痛;“月寒日暖共淹留,難分天高地厚”,中氣虛弱,寒熱錯雜。


59西江月 十棗湯


一夜雨漲秋池,柳岸肆意汪洋。扁舟飄零水中央,欲渡愁損雙槳。

須臾浮生已遠,唯余夢里茫茫。月光照我地上霜,今夜陽關誰唱。


傷寒論原文:

太陽中風,下利嘔逆,表解者,乃可攻之。其人漐漐汗出,發作有時,頭痛,心下痞鞕滿,引脅下痛,干嘔短氣,汗出不惡寒者,此表解里未和也,十棗湯主之。


注解:

十棗湯具有攻逐水飲之功效,“一夜雨漲秋池,柳岸肆意汪洋”,形容水飲肆虐,對四周的人體組織產生或大或小的壓力,或造成疼痛,或產生痞滿;“扁舟飄零水中央,欲渡愁損雙槳”,水飲壅盛于里,停于胸脅。


60西江月 大黃黃連瀉心湯


忽如野火燔灼,狂風此地回旋。草枯鷹死遍荒原,王孫歸來長嘆。

煙雨染得新綠,風過又憐衣單??祚R送我過千山,數聲羌笛向晚。


傷寒論原文:

心下痞,按之濡,其脈關上浮者,大黃黃連瀉心湯主之。


注解:

本證為熱痞證,由無形邪熱結于心下,氣窒不通而成。“忽如野火燔灼”,邪熱肆虐;“狂風此地回旋”,心下痞,按之濡,非有形之痞,臨床以心下痞滿為特征,因無實物結聚,故按之不硬不痛,此痞如狂風回旋,無形無實,但的確存在;“草枯鷹死遍荒原”,極言其熱,臨床表現于心煩特甚,心情急躁易怒,口渴舌紅,脈數而有力等證。


61西江月 附子瀉心湯


江北江南斷絕,秋風秋雨淹留。一劍霜寒白蘋洲,斷墻殘垣焦柳。

夢里清商幾度,疏狂酒令詩籌。十年流水自悠悠,當時浮云別后。


傷寒論原文:

心下痞,而復惡寒汗出者,附子瀉心湯主之。


注解:

本證為熱痞兼表陽不足,心下痞滿,而復惡寒汗出?!?/span>江北江南斷絕”,痞滿不通狀;“秋風秋雨淹留”汗出惡風;“一劍霜寒白蘋洲”,惡寒;“斷墻殘垣焦柳”,熱結于胃或上焦有熱。


62西江月 生姜瀉心湯


洞中難分日月,一泓寒水煙籠。雷聲亂耳聲隆隆,或曰暑熱相送。

涼風起自天末,江上漫卷飛蓬。人去坐覺長安空,零落秋聲入夢。


傷寒論原文:

傷寒汗出解之后,胃中不和,心下痞鞕,干噫食臭,脅下有水氣,腹中雷鳴,下利者,生姜瀉心湯主之。


注解:

“洞中難分日月”,中氣運行不健,胃中不和,心下痞鞕;“一泓寒水煙籠”,水氣漫溢;“雷聲亂耳聲隆隆”,腹中雷鳴;“或曰暑熱相送”,與前文之“寒水”對應,指寒熱錯雜,相火散漫。


63蝶戀花 甘草瀉心湯


從前幽怨應無數。蘭舟凝滯,中流自容與。檐下聽雨不絕縷,氣蒸云夢熱幾許?

一番秋涼又暗度。廣澤明月,照我洞庭樹?;仨嘧哟┖熖?,幾點疏星映朱戶。


傷寒論原文:

傷寒中風,醫反下之,其人下利日數十行,谷不化,腹中雷鳴,心下痞鞕而滿,干嘔心煩不得安。醫見心下痞,謂病不盡,復下之,其痞益甚。此非結熱,但以胃中虛,客氣上逆,故使鞕也。甘草瀉心湯主之。


注解:

“從前幽怨應無數”,氣機不利,精神憂郁,干嘔心煩;“蘭舟凝滯”,谷不化;“中流自容與”,痞滿不通狀,如楚辭《涉江》“船容與而不進兮,淹回水而凝滯”;“檐下聽雨不絕縷”,腸中有寒,“下利日數十行”;“氣蒸云夢熱幾許”,從本方之藥物配伍分析,患者必為先脾胃氣虛,中焦水飲積聚,久郁化熱,熱又蒸水,胃中有熱,遂成濕熱之證。


64蝶戀花 赤石脂禹余糧湯


雨腳如麻無斷絕。春色猶記,倏忽已九月。憶昔穿花多少蝶,化入泥中作枯葉。

幽篁深處琴聲歇。滿枝風露,當時和香擷。杯酒殘燈幾明滅,忍向別離填新闋。


傷寒論原文

傷寒服湯藥,下利不止,心下痞鞕。服瀉心湯已,復以他藥下之,利不止,醫以理中與之,利益甚。理中者,理中焦,此利在下焦,赤石脂禹余糧湯主之。



注解:

雨腳如麻無斷絕,形容久泄,久痢,腸滑不能收攝?!?/span>春色猶記,倏忽已九月”,言時間之長?!?/span>憶昔穿花多少蝶,化入泥中作枯葉”,形容脾腎陽衰,寒濕中阻,絡脈不固,統攝無權,以致大腸滑脫不禁。


65蝶戀花 旋覆代赭湯


野馬塵埃無絕縷。大塊難測,只有風無住。自知天地皆逆旅,人間沒個安排處。

瓊筵坐花觀碧樹。飛觴醉月,秉燭游且舞。淺歌短酒縱解語,浮生若夢歡幾許?。


傷寒論原文:

傷寒發汗,若吐若下,解后,心下痞鞕,噫氣不除者,旋覆代赭湯主之。


注解

“野馬塵埃無絕縷”,《莊子·逍遙游》:“野馬也,塵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意思是說山野中的霧氣,空中的塵埃,都是生物用氣息相互吹拂的結果,用在此處表示噫氣不除?!按髩K難測,只有風無住”,《莊子·齊物論》:“夫大塊噫氣,其名為風?!背尚⑹瑁骸按髩K者,造物之名,亦自然之稱也?!薄按髩K難測”,胃氣虛弱,“風無住”,噫氣不除?!叭碎g沒個安排處”,胃氣虛弱,中焦一片混亂,如反胃嘔逆等。


66蝶戀花 桂枝人參湯


鸚鵡杯深君莫訴。夜夜清寒,盡冷池邊樹。階前點滴正愁予,不堪零落花如許。

最是茫茫煙水路。輕愁萬縷,和風參差舞。喚得明月今休去,夜夜照我徘徊處。


傷寒論原文:

太陽病,外證未除,而數下之,遂協熱而利。利下不止,心下痞鞕,表里不解者,桂枝人參湯主之。


注解:

夜夜清寒,盡冷池邊樹”,
外證未除;
鸚鵡杯深君莫訴”,
數下之,以致中焦虛寒;“階前點滴正愁予,不堪零落花如許”,下利不止。


67蝶戀花 瓜蒂散


波濤漫卷如橐龠。魚龍悲嘯,孤亭凌噴薄。蟬煩鳴轉聲皆惡,昏鴉聒噪饑不啄。

急雪飛下群陰剝。萬里傾瀑,驚起雙銅雀。李白醉醒還如昨,呼兒將酒須行樂。


傷寒論原文:

病如桂枝證,頭不痛,項不強,寸脈微浮,胸中痞鞕,氣上沖咽喉,不得息者,此為胸有寒也。當吐之,宜瓜蒂散。


注解:

波濤漫卷如橐龠”,
痰涎宿食,壅滯胸脘,胸中痞鞕;“魚龍悲嘯,孤亭凌噴薄”,氣上沖咽喉;“蟬煩鳴轉聲皆惡,昏鴉聒噪饑不啄”,胸中痞硬,懊憹不安,欲吐不出;“急雪飛下群陰剝。萬里傾瀑,驚起雙銅雀”,
意指治當因勢利導,遵《素問·至真要大論》“其高者,因而越之”,以涌吐之法治療;“李白醉醒還如昨,呼兒將酒須行樂”,形容涌吐之后的輕松愉快感。


68蝶戀花 黃芩湯


重重簾幕密幾許。無邊亂紅,撲過秋千去。爐煙未熄已愁予,更惱沾衣瀟瀟雨。

一番清風拂庭樹。月色正照,竹柏影中路。折枝猶帶枝上露,落花深處人空佇。


傷寒論原文:

太陽與少陽合病,自下利者,與黃芩湯。


注解:

重重簾幕密幾許”,胸脅漲滿,身熱;“無邊亂紅,撲過秋千去”,下利不已,里急后重;“爐煙未熄已愁予,更惱沾衣瀟瀟雨”,有濕熱。


69蝶戀花 黃芩加半夏生姜湯


永晝濃云吹不散。階前坐愁,低頭殘紅亂??屠飳ご捍阂堰h,余英落盡青苔院。

獨倚回廊聽弦管。好風淡月,花間初識面。闌干幾度閑倚遍,心事又共蓬山遠。


傷寒論原文:

太陽與少陽合病,自下利者,與黃芩湯;若嘔者,黃芩加半夏生姜湯主之。


注解:

永晝濃云吹不散”,少陽有邪,膽氣郁而不疏,疏泄不利,氣機不暢,最易橫犯胃腸,上逆于胃則嘔吐,下迫于腸則下利?!半A前坐愁,低頭殘紅亂”,嘔吐狀;“客里尋春春已遠”,春遠夏已至,有邪熱;“余英落盡青苔院”,下利不止。














































70蝶戀花 黃連湯


長安一去音塵絕??屠镤N魂,踏破寒潭缺。夢斷五更心欲折,長夜漫漫何由徹。

小舟如芥月如玦。往來皆白,湖心亭看雪。云天山水同皎潔,紅泥火爐酒正熱。


傷寒論原文:

傷寒胸中有熱,胃中有邪氣,腹中痛,欲嘔吐者,黃連湯主之。


注解:

原文中的“胸中有熱”并不是指胸中發熱,而多指煩躁、心悸、失眠等,故“長安一去音塵絕”,“夢斷五更心欲折”,“長夜漫漫何由徹”;“客里銷魂,踏破寒潭缺”,胃腸中有邪氣,寒氣凝滯,腹中痛?!靶≈廴缃嬖氯绔i。往來皆白,湖心亭看雪”,“云天山水同皎潔”,癥狀消去,心中寧靜;“紅泥火爐酒正熱”,胃腸中寒氣已除。


71蝶戀花 桂枝附子湯


寶瑟泠泠人空佇。琴絲弦斷,周郎不能顧。風搖梧桐兼細雨,點點滴滴正愁予。

秉燭照花回首處。月光如水,玲瓏穿朱戶。今夜獨憐橫塘路,六曲闌干偎碧樹。


傷寒論原文:

傷寒八九日,風濕相搏,身體疼煩,不能自轉側,不嘔不渴,脈浮虛而澀者,桂枝附子湯主之。


注解

“寶瑟泠泠人空佇”,“風搖梧桐兼細雨”,表陽已虛,風濕內盛相搏,脈浮虛;“琴絲弦斷,周郎不能顧”,身體疼煩,不能自轉側;“點點滴滴正愁予”,脈澀。


72蝶戀花 桂枝附子去桂加白朮湯


密云不雨愁夜永。層層深疊,滿地梧桐影??蓱z秋露濕幽徑,何以行行復行行。

水調初成客里聽。持酒看月,往事空記省。待到洛城花掩映,應是風與人初定。


傷寒論原文:

傷寒八九日,風濕相搏,身體疼煩,不能自轉側,不嘔不渴,脈浮虛而澀者,桂枝附子湯主之。若其人大便鞕,小便自利者,去桂加白朮湯主之。


注解

桂枝附子去桂加白術湯為濕邪偏勝,其大便堅,小便自利乃風去濕存,濕留皮中,或濕重困脾,脾運不健,津液不能還于胃中所致?!懊茉撇挥瓿钜褂馈?,“可憐秋露濕幽徑”濕重困脾,表陽已虛;“層層深疊,滿地梧桐影”,其人大便鞕;“何以行行復行行”,小便自利。


73蝶戀花 甘草附子湯


日月相照不及處。雨浸寒門,破紙窗間舞。北風怒號催人去,一聲吹斷天山路。

別來相思曾解否。梨花淡白,海棠含清露。何當天涯停羈旅,相看伊人倚花樹。


傷寒論原文:

風濕相搏,骨節煩疼,掣痛不得屈伸,近之則痛劇,汗出短氣,小便不利,惡風不欲去衣,或身微腫者,甘草附子湯主之。


注解

此證為風寒濕皆具,“日月相照不及處”,言其寒;“雨浸寒門”,言其濕,水氣不行,小便不利,或身微腫,為濕氣內搏;“破紙窗間舞”,“北風怒號催人去”,言其風,“惡風不欲去衣”;“一聲吹斷天山路”,風則衛傷,濕流關節,風濕相搏,故“骨節疼煩,掣痛不得屈伸,近之則痛劇?!?/span>


74蝶戀花 白虎湯


樹夾炎風日正午。載渴載饑,灼灼長安路。黃塵行客汗如雨,梅林何處終不遇。

今最憐卿中宵舞。西窗看月,葉落又無數。煙樹歷歷徘徊處,清愁冉冉生風露。


傷寒論原文

傷寒,脈浮滑,以表有熱,里有寒,白虎湯主之。


注解

白虎湯證主治氣分熱盛證,壯熱面赤,煩渴引飲,汗出惡熱,脈洪大有力。表里俱熱,故“里有寒”應是“里有熱”之誤?!皹鋳A炎風日正午”,表有熱;“載渴載饑,灼灼長安路”,里熱煩渴;“黃塵行客汗如雨”,
汗出惡熱;“梅林何處終不遇”,用望梅止渴典故,言煩渴欲飲狀。


75蝶戀花 炙甘草湯


冰泉冷澀弦凝絕。水流石下,漸作無情決。惟愿風來莫摧折,自是人間容易別。

洞庭潮生望金闕。鈞天浩蕩,余音繞皓月。銀河垂地云明滅,對酒當歌酒正熱。


傷寒論原文:

傷寒脈結代,心動悸,炙甘草湯主之。

脈按之來緩,時一止復來者,名曰結。又脈來動而中止,更來小數,中有還者反動,名曰結,陰也。脈來動而中止,不能自還,因而復動者,名曰代,陰也。得此脈者,必難治。


注解

本證陰血不足,血脈無以充盈,陽氣不振,無力鼓動血脈,故“冰泉冷澀弦凝絕”,脈按之來緩,時一止復來者,脈結;“水流石下,漸作無情決”,脈來動而中止,不能自還,脈代;“惟愿風來莫摧折”,心陽虛弱,心中動悸,“自是人間容易別”,意即“得此脈者,必難治”。
此方以炙甘草為君,故名炙甘草湯。又能使斷脈復續,故又名復脈湯,滋心陰,養心血,益心氣,溫心陽,以復脈定悸。

下闕“洞庭潮生望金闕”,指服藥后使得血氣充盈,如湖中潮生;末句“對酒當歌酒正熱”提到酒,乃因炙甘草湯需加清酒煎服,以清酒辛熱,可溫通血脈,以行藥力,是為使藥,不可不知。


76賀新郎 大承氣湯


大汗蒸衣透。悵中原、熱浪翻滾,黑夜如晝。萬馬擁塞華容道,醉里撕裂袍袖。將水來、吞吐宇宙。嬴政梓棺費鮑魚,更蒼黃倏閃雜鼯鼬。我與我,糾纏久。

風過極目無塵垢。更倏忽千帆去盡,渡頭溪口。一年明月今宵多,借來壚邊照酒。長干里,把青梅嗅。愁來細看自俱無,早千思萬緒一揮手。人卻似,當時否?


傷寒論原文:

發熱,陽明汗多者,急下之,宜大承氣湯。

發汗不解,腹滿痛者,急下之,宜大承氣湯。

腹滿不減,減不足言,當下之,宜大承氣湯。


傷寒若吐、若下后,不解,不大便五六日,上至十余日,日晡所發潮熱,不惡寒,獨語如見鬼狀。若劇者,發則不識人,循衣摸床,惕而不安,微喘直視,脈弦者生,澀者死,微者但發熱譫語者,大承氣湯主之,若一服利,止后服。


注解:

“大汗蒸衣透”、“熱浪翻滾”,發熱,陽明汗多者;“萬馬擁塞華容道”,實熱內結,胃腸氣滯,腑氣不通,脘腹痞滿,大便不通;“醉里撕裂袍袖”,腹痛拒按;“將水來、吞吐宇宙”,熱盛灼津,極言其渴;“嬴政梓棺費鮑魚,更蒼黃倏閃雜鼯鼬”,頻轉矢氣,其氣臭穢;“我與我,糾纏久”,里熱熾盛,上擾神明,故譫語。


77賀新郎 小承氣湯


暮云飛熱色。向晚來,芙蓉凋零,煙騰大澤。說向空中喚蛟龍,葉公失其魂魄。問誰人,與汝為一。千回萬轉欲行舟,悵舟滿太液路已失。胸中怒,朝天叱。

一道列缺起霹靂。如吳楚東南坼就,中分痕跡。青冥浩蕩不見底,倒映鏡湖留碧。且待我,無邊水擊。此去千里不留行,萬里乾坤白駒過隙。前度事,何須惜。


傷寒論原文:

陽明病,譫語發潮熱,脈滑而疾者,小承氣湯主之。

若腹大滿不通者,可與小承氣湯。


注解:

“暮云飛熱色”,“煙騰大澤”,潮熱;“芙蓉凋零”,舌苔黃;“說向空中喚蛟龍,葉公失其魂魄。問誰人,與汝為一”,譫語;“千回萬轉欲行舟,悵舟滿太液路已失”大便秘結,胸腹痞滿;“胸中怒,朝天叱”,陽明腑實狀。

“一道列缺起霹靂。如吳楚東南坼就,中分痕跡?!睒O言方中大黃瀉熱通便,蕩滌胃腸;厚樸,枳實行氣散結,消痞除滿,泄其糟粕填塞之壅,并助大黃推蕩積滯,加速熱結排泄之功。


78賀新郎 豬苓湯


厭厭愁永晝。夜亦是,夢來零落,夢去如寇。庭院已是半殘紅,更垂幾許枯柳。問何物,能消更漏?點點滴滴咽銅壺,月寒日暖來煎人壽。人正是,不寐久。

獨立小樓風滿袖。望庭前梨花欲謝,東風吹瘦。欲將心事付瑤琴,流水高山慢奏。撫錦幕、把青梅嗅。一曲微茫都不見,把疏影暗香都入酒。天與月,共邂逅。


傷寒論原文:

若脈浮發熱,渴欲飲水,小便不利者,豬苓湯主之。


注解:

本方為滋陰清熱利水之劑,適用于陰虛有熱之小便不利證。

上闕“厭厭愁永晝”,心煩;“夜亦是,夢來零落,夢去如寇”,不得眠;“庭院已是半殘紅”,尿血;“更垂幾許枯柳”,陰虛有熱,口渴欲飲;“問何物,能消更漏?點點滴滴咽銅壺,月寒日暖來煎人壽”,小便不利,點滴難出,澀痛;“人正是,不寐久”,亦指不得眠。

下闕“獨立小樓風滿袖。望庭前梨花欲謝,東風吹瘦”;虛熱盡去;“欲將心事付瑤琴,流水高山慢奏”,小便得利;“一曲微茫都不見,把暗香疏影都入酒。天與月,共邂逅”,睡意綿綿,一宵好夢。


79賀新郎 蜜煎導


旱既大甚矣。悵中原,滌滌山川,塵土累累。想當日綠原青壟,如今干卿底事??尢镏?,麥苗槁死。人固已懼江海竭,更干裂萬頃復如是。唯搖曳,枯蘆葦。

簾外潺潺東窗里??措A前重染草色,歡喜螻蟻。溪邊照影緩緩行,云天映清溪底??展戎?,清音再起。微雨騎驢出劍門,酒入愁腸化相思淚。君不見,月如水。


傷寒論原文:

陽明病,自汗出,若發汗,小便自利者,此為津液內竭,雖鞕,不可攻之,當須自欲大便,宜蜜煎導而通之。若土瓜根及與大豬膽汁,皆可為導。二十。


注解:

本方主治津虧便結證。

上闕“旱既大甚矣。悵中原,滌滌山川,塵土累累”,津液內虧;“想當日綠原青壟,如今干卿底事”,原有津液,但已耗傷;“哭田中,麥苗槁死。人固已懼江海竭,更干裂萬頃復如是。唯搖曳,枯蘆葦。”極言津液耗傷造成大便板結干燥。

下闕講蜜煎導之工作原理,非峻下之劑,“看階前重染草色”,而是有潤腸之功,緩緩圖之?!翱展戎?,清音再起”,當病人欲大便時“當熱時急作,冷則硬。以內榖道中”,“導而通之”,即“微雨騎驢出劍門,酒入愁腸化相思淚”,微雨為蜜能潤腸,酒乃熱能行氣,氣行腸潤,大便即出。


80賀新郎 茵陳蒿湯


氣蒸云夢澤。正氤氳,虛空彌漫,盡染濕色。霧里遙看黃金甲,卻是落花堆積。酒澆處,爐煙未熄。太液茫茫漲秋池,終南雨來蟲聲入室。長安事,今誰憶?

一番露從今夜白。人不知江南江北,空留嘆息。月色又照天涯遠,廣寒清歡寂寂。水與云,難分寬窄。直道相思了無益,唯別時分明惆悵客。漢南曾,春歷歷。


傷寒論原文:

陽明病,發熱汗出,此為熱越,不能發黃也。但頭汗出,身無汗,劑頸而還,小便不利,渴引水漿者,此為瘀熱在里,自必發黃,茵陳蒿湯主之。


傷寒七八日,身黃如橘子色,小便不利,腹微滿者,茵陳蒿湯主之。


注解

本證病機為濕熱郁結陽明,進而彌漫三焦,循腠理發黃,故全身俱黃?!皻庹粼茐魸?。正氤氳,虛空彌漫,盡染濕色”,多濕氣;“霧里遙看黃金甲,卻是落花堆積”,身發黃;“酒澆處,爐煙未熄”,瘀熱在里;“太液茫茫漲秋池”,小便不利;“終南雨來”,即“但頭汗出”,終南山形容高處如頭部,雨來指代汗出。


81賀新郎 吳茱萸湯


流風回雪亂。素手冷,踽踽冰上,寒意向晚。梧桐應恨夜來霜,蕭蕭枝頭不見。人如愁,月露泫。倒流河漢入杯盤,羌管何須兮怨樓間。片云孤,天共遠。

如今騎馬入上苑。且倚闌沉香亭畔,落花飛滿。當時共我賞花人,點檢無余一半。柳葉碧,春風如剪。此番再綠江南岸,萬紫千紅游絲嬌軟。燕歸來,蘭煙暖。


傷寒論原文:

食谷欲嘔者,屬陽明也,吳茱萸湯主之。

少陰病,吐利,手足厥冷,煩躁欲死者,吳茱萸湯主之。

干嘔吐涎沫,頭痛者,吳茱萸湯主之。


注解

“流風回雪亂”,肝胃虛寒,胸滿脘痛;“素手冷,踽踽冰上,寒意向晚”,手足厥冷;“梧桐應恨夜來霜,蕭蕭枝頭不見”;巔頂頭痛,畏寒肢冷;“倒流河漢入杯盤”,干嘔吐涎沫;“人如愁,月露泫”,“羌管何須兮怨樓間”,煩躁不寧。


82賀新郎 麻仁丸


山澤凝暑氣。草萎處,土干葉燥,不見荼蘼??辗e水面三千丈,溝渠波濤亂起。望舟去,斜陽影里。笑問庭前憔悴客,滿身塵可待晚風吹?把酒來,澆塊壘。

一番雨來青苔洗。將行處沾衣欲濕,如帶薄醉。任憑他歧路來去,都作人間游戲。誰遺我,遠游文履。愿得年年作舊游,亦追歡長夢當初似??v徘徊,相思地。


傷寒論原文:

趺陽脈浮而澀,浮則胃氣強,澀則小便數,浮澀相搏,大便則難,其脾為約,麻仁丸主之。


注解:

本證多由胃有燥熱,脾津不足所致,“山澤凝暑氣。草萎處,土干葉燥,不見荼蘼”,形容胃中燥熱,津液缺失;而脾主為胃行其津液,今胃強脾弱,約束津液不得四布,但輸膀胱,于是“空積水面三千丈,溝渠波濤亂起”?!巴廴?,斜陽影里”形容小便數,“把酒來,澆塊壘”,極言大便秘結。


83賀新郎 梔子柏皮湯


濕衣覆熏籠。望鏡中,新貼花鈿,鵝黃搖動。金縷衣寬人厭厭,難消閑愁萬種。又折損,寶釵頭鳳。郁金羅裙翻酒污,心字香燒煙鎖幾重。知今夜,難入夢。

漫彈綠綺引三弄。愛枝頭新蕊摘取,心上新寵。踏雪尋來銀釭照,淡香在有無中。把梅花,尊前清供。琉璃世界吾與汝,回首清風明月同擁。但長在,無相送。


傷寒論原文:

傷寒身黃發熱,梔子柏皮湯主之。


注解:

本證濕熱蘊郁三焦,以致身發黃,心煩懊憹,坐臥不寧?!皾褚赂惭\”,言其濕熱;“新貼花鈿,鵝黃搖動”,“金縷衣寬”,“郁金羅裙,分別描述發黃的情景;“人厭厭,難消閑愁萬種”,“又折損,寶釵頭鳳”,“翻酒污”,“心字香燒煙鎖幾重”,“知今夜,難入夢”,描述各種心煩不寧,虛煩不得眠癥狀。


84賀新郎 麻黃連軺赤小豆湯方


陰火煮泉涸。魚在陸,相濡以沫,造化難搏。梧葉半因風吹去,宋玉悲其搖落。獨自涼,人間情薄。行曠野何草不黃,天地為爐造化橐龠。秋聲起,吹清角。

江湖相忘大夢覺。忽又至春風馬蹄,長安宴樂。卷上珠簾總不如,二十四橋寂寞。念在茲,舊時紅藥。尋遍滿堂皆不是,悵堂前花色今非昨。昔相呴,今成各。


傷寒論原文:

傷寒瘀熱在里,身必發黃,麻黃連軺赤小豆湯主之。


注解:

本證外有寒邪束表,內有濕熱蘊郁,瘀熱在里,與胃中濕氣互結濕蒸,如沼澤中之淤泥,水土粘濘而不分,熏蒸于外故身發黃,外表閉而有發熱惡寒脈浮身癢等癥,內濕熱應有心煩懊憹、小便不利等證。


本詞上下闋寫了兩條魚前世今生的愛情故事,取材于《莊子》,“泉涸,魚相與處于陸,相呴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的典故。上闕“陰火煮泉涸。魚在陸,相濡以沫,造化難搏”,瘀熱在里;“梧葉半因風吹去,宋玉悲其搖落。獨自涼”,表有寒邪,惡寒惡風;“人間情薄”,表閉;“行曠野何草不黃,天地為爐造化橐龠”,內熱熏蒸于外引發身黃。下闕,相忘于江湖之后,魚化為人,“江湖相忘”,瘀熱已去,“春風馬蹄,長安宴樂”,不再惡寒,但還是緣分已盡,故“昔相呴,今成各”。


85清平樂 桂枝加芍藥湯


欲斷弦索,塵夢誰能覺。迷霧茫茫滿伊洛,不見橋邊紅藥。

何事幾度淹留,天地本寄蜉蝣。最好金龜換酒,與君一醉滄州。


傷寒論原文:

本太陽病,醫反下之,因而腹滿時痛者,屬太陰也,桂枝加芍藥湯主之。


注解:

太陽病,不當下而下,虛其里氣,邪氣因入,“塵夢誰能覺”,而見氣凝不利,滿而時痛,此乃太陰脾臟氣血陰陽不和,肝木乘土之證。脾不和而氣壅滯則腹滿,“迷霧茫茫滿伊洛,不見橋邊紅藥”,血不和而脈拘急則腹痛,“欲斷弦索”。臨床常見腹滿時痛,脈弦細,舌質偏紅,苔薄白等證。桂枝加芍藥湯調和氣血陰陽,緩急止痛。


86清平樂 桂枝加大黃湯


亂石盈路,行道遲遲苦。踏破賀蘭不得度,三千旌旗又誤。

地崩山催無窮,誰能任意西東。傳語平安幾度,只因馬上相逢。


傷寒論原文:

大實痛者,桂枝加大黃湯主之。


注解:

本證表邪未解,而陽邪陷入陽明。大實痛乃腐穢燥結不行,“大”,形容勢重,即腹滿腹痛俱甚;“亂石盈路,行道遲遲苦”;“實”,指有實邪,不是單純的氣血不和,而兼有陽明之實,當見腹痛拒按,“踏破賀蘭不得度,三千旌旗又誤”;大便不通。故加大黃微示調胃之方,以潤胃通結,除其大實之痛,故可“任意西東”。


87清平樂 麻黃附子細辛湯方


深潭魚匿,一水傷心碧。猶帶昭陽日影色,寒鴉飛過阡陌。

雨來微濕春衫,楊柳風卷珠簾。最喜錦屏香暖,梁間燕子呢喃。


傷寒論原文:

少陰病,始得之,反發熱,脈沉者,麻黃附子細辛湯主之。


注解:

“深潭魚匿”,脈沉;“一水傷心碧”,陽虛;“猶帶昭陽日影色”,發熱;“寒鴉飛過阡陌”,惡寒。少陰病本為陽虛之證,應以無熱惡寒為主,今反發熱,而脈反沉,則發熱為太陽受邪,脈沉則為少陰陽虛,是為表里同病,太少兩感。治法當以發汗溫里,“雨來微濕春衫”,發汗去太陽之邪,溫里補少陰之陽,“最喜錦屏香暖”。值得注意的是方中麻黃細辛畢竟辛散有力,走而不守,易傷正氣,故本方之適用于少陰始病,正虛不甚者。


88清平樂 麻黃附子甘草湯方


疏影淡淡,冷卻金菡萏。風起青萍成消黯,辜負水光瀲滟。

細雨燕子樓頭,閑看月上簾鉤。多少蓬萊舊事,從此不上心頭。


傷寒論原文:

少陰病,得之二三日,麻黃附子甘草湯,發微汗。以二三日無證,故微發汗也。


注解:

本癥雖亦太少表里同病,但病輕且緩,“疏影淡淡,冷卻金菡萏”,得之二三日,表證仍不解,但未見厥逆、下利等里證。然病二三日,病程較長,此不同于麻黃附子細辛湯之“始得之”,“風起青萍成消黯,辜負水光瀲滟”,正氣較弱,脈微細,故不可用重劑之麻黃附子細辛湯,而改用麻黃附子甘草湯,去細辛以防辛散太過,加甘草可益氣和中,微發其汗則愈?!凹氂暄嘧訕穷^”,細雨指微汗狀?!岸嗌倥钊R舊事,從此不上心頭”,里證消除。


89清平樂 黃連阿膠湯


殘宵更漏,自是難眠久。水入愁腸化為酒,檻外花紅依舊。

月色倒影溶溶,柳絮淡淡微風。莫怕魚書難寄,夢里任意西東。


傷寒論原文:

少陰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煩,不得臥,黃連阿膠湯主之。

……去滓,內膠烊盡,小冷,內雞子黃,攪令相得,溫服七合,日三服。


注解:

上闕“殘宵更漏,自是難眠久”,煩甚而不能臥寐;“水入愁腸化為酒”,有熱,如五心煩熱、口干等,陳士鐸在《辨證錄》中說,“夜不寐者,乃心不交于腎也。心原屬火,過于熱則火炎于上而不能下交于腎”;“檻外花紅依舊”,舌紅。

下闕“月色倒影溶溶”,意指“內雞子黃,攪令相得”,雞子黃入心經,鎮心安神,益氣補血,散熱定驚;“柳絮淡淡微風”,火降神安,“莫怕魚書難寄,夢里任意西東”,心腎相交,一夜好眠。


90清平樂 附子湯


無邊暮雨,冷我池邊樹。破紙瑟瑟窗間語,何況飄零飛絮。

風暖陌上香塵,皎皎今夜月輪。惜此半春懷抱,閑看花落紛紛。

傷寒論原文:

少陰病,得之一二日,口中和,其背惡寒者,當灸之,附子湯主之。少陰病,身體痛,手足寒,骨節痛,脈沉者,附子湯主之。


注解:

“無邊暮雨,冷我池邊樹”,陽虛寒濕內侵,表里俱寒,骨節疼痛;“破紙瑟瑟窗間語”,惡寒發冷。本方散表里之寒,燥濕逐水,助陽補虛,而治惡寒疼痛。


91清平樂 桃花湯


連綿風雨,暮色空愁予。狼藉殘紅隨波去,自是憔悴如許。

疏影畫堂深幽,篆香日影簾鉤。臨水登樓最愛,雙溪舴艋小舟。


傷寒論原文:

少陰病,下利便膿血者,桃花湯主之。

少陰病,二三日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下利不止便膿血者,桃花湯主之。


注解:

連綿風雨,暮色空愁予”,脾陽虛衰,腸失固攝;“狼藉殘紅隨波去,自是憔悴如許”,便膿血,色黯不鮮,舌淡苔白,脈遲弱或微細。本方溫中澀腸止痢,《成方切用》云:“蓋下利至于不止,熱勢已大衰,而虛寒滋起矣。故非固脫如石脂不可。且石性最沉,味澀易滯,故稍用干姜之辛散佐之。用粳米獨多者,取其和平而養胃也?!?/span>


92清平樂 豬膚湯


肥水東去,別后船容與。執手送春春不語,花下漫惹飛絮。

野渡一夜潮生,宛轉處處啼鶯。幾番葉隨風起,飄落弦上心情。


傷寒論原文:

少陰病,下利,咽痛,胸滿心煩者,豬膚湯主之。


注解:

此證本為少陰虛寒下利,日久耗傷陰液,則生虛火循經上擾,經氣不利,故而可見咽痛,胸滿,心煩等證?!胺仕畺|去”,下利;“別后船容與”,少陰經氣不利;“送春春不語”,咽痛;“花下漫惹飛絮”,心煩。豬膚湯潤滑而甘,引少陰之虛火下達,煩滿可除。


93清平樂 甘草湯


春風臨別,搖落花如雪。醉里秉燭照殘月,難唱離歌新闕。

共君對飲山中,芳菲仍笑東風。舉目悠然四顧,日色獨冷青松。


傷寒論原文:

少陰病,二三日咽痛者,可與甘草湯。


注解:

“春風臨別,搖落花如雪”,春末夏初,邪熱初起;“醉里秉燭照殘月,難唱離歌新闕”,少陰邪熱循腎經襲咽喉,遂咽痛?!叭丈毨淝嗨伞?,甘草生用則涼,故可清熱解毒。


94清平樂 桔梗湯


灞陵傷別,從此笙簫絕。門掩黃昏夕陽色,天染杜鵑啼血。

夢里秋葉飄零,幽階一夜苔生。唯有庭前芳草,不改往日青青。


傷寒論原文:

少陰病,二三日咽痛者,可與甘草湯;不差者,與桔梗湯。


注解:

“灞陵傷別,從此笙簫絕”,咽痛不能發聲;“門掩黃昏夕陽色”,少陰邪熱循腎經盤踞咽喉,“天染杜鵑啼血”,咽喉紅腫疼痛,比甘草湯證更甚?!督{雪園古方選注》云:“桔梗味苦辛,苦主于降,辛主于散,功專開提足少陰之熱邪。佐以甘草,載之于上,則能從腎上入肺中,循喉嚨而清利咽嗌?!惫氏玛I“夢里秋葉飄零,幽階一夜苔生”,邪熱去除,清涼頓生。


95清平樂 苦酒湯


離愁誰訴,紅焰翻燈舞。倦眼看花花不語,更在簾幕深處。

最愛好鳥和鳴,間關鶯語多情。云卷云舒常在,微風吹過青萍。


傷寒論原文:

少陰病,咽中傷生瘡,不能語言,聲不出者,苦酒湯主之。


注解:

本證病起于痰熱互結,熱傷少陰之絡,咽喉被熱所傷而生瘡,不能語言;離愁誰訴”,“倦眼看花花不語,更在簾幕深處”,聲不能出,阻礙重重狀;“紅焰翻燈舞”,邪熱生瘡狀??嗑茰鍩?、解毒,化痰散結,可潔凈瘡上的分泌物而發出聲音,使咽喉潰爛面能夠得到收斂而愈合。


96清平樂 半夏散及湯


寒蟬魂斷,幾度風霜亂。吹碎琉璃燈似霰,嗚咽前朝羌管。

曾記湖上晴時,人間四月芳菲。最是江南春色,杏花微雨沾衣。


傷寒論原文:

少陰病咽中痛,半夏散及湯主之。


注解:

本證病因為風寒客于少陰之經,引動痰涎所致?!昂s魂斷,幾度風霜亂”,風寒侵襲;“吹碎琉璃燈似霰”,痰涎引動;“嗚咽前朝羌管”,咽中痛,語難出。


97清平樂 白通湯


水流夜永,寂寞沙洲冷。杳杳誰尋孤鴻影,散落無邊滄溟。

翼翼歸鳥群飛,扶搖來去天垂。斜照山頭依舊,夕陽盡染柴扉。


傷寒論原文:

少陰病,下利脈微者,與白通湯。


注解:

白通湯治療少陰病下利,脈微之證。此證乃是寒邪直中少陰,陰盛抑陽,以致陽氣既不能固其內,又不能通于脈,而處于既虛且抑的狀態,而比一般寒證為甚。故以白通湯扶陽破陰?!八饕褂?,寂寞沙洲冷”,寒邪下利;“杳杳誰尋孤鴻影,散落無邊滄溟”,極言脈微,幾不可見。


98清平樂 白通加豬膽汁方


風吹急雨,斷線鳶飛去。欲謝梨花辭庭樹,暮暮朝朝處處。

又入綺陌紅樓,多情總是舊游。對酒直須行樂,杯中一醉何求。

傷寒論原文:

少陰病,利不止,厥逆無脈,干嘔煩者,白通湯加豬膽汁湯主之。


注解:

本證是在白通湯基礎上出現了陰液涸竭之象,“風吹急雨”,利不止,陰液消耗;“斷線鳶飛去”,厥逆無脈;“欲謝梨花辭庭樹”梨花欲謝,極言陰液虧虛;梨花辭樹,描述陰寒盛于里,陽氣欲上脫,陰氣欲下脫之危象?!澳耗撼幪帯?,形容程度危重。


99清平樂 通脈四逆湯


葉葉零落,自是春情薄。頰上胭脂新睡覺,夢里桃花池閣。

攜手游遍芳叢,花勝昨日更紅。紫陌洛城長在,明年知與誰同。


傷寒論原文:

少陰病,下利清谷,里寒外熱,手足厥逆,脈微欲絕,身反不惡寒,其人面赤色,或腹痛,或干嘔,或咽痛,或利止,脈不出者,通脈四逆湯主之。


注解:

本證由于陰寒內盛,可出現里寒外熱的身反不惡寒,面色赤的“格陽”丶“戴陽”證。凡少陰陰證,人皆可識,及至反常,則易混淆診斷,此時“下利清谷”當為辯證眼目?!叭~葉零落”,下利清谷;“自是春情薄”,里寒;“頰上胭脂新睡覺”,面色赤,“夢里桃花池閣”,脈微。


100清平樂 四逆散


珠簾難卷,底事鶯花亂。一曲和愁吹不展,霜染悠悠羌管。

折柳目送芳塵,千絲萬縷紛紛。白鷺青天獨去,飛云冉冉黃昏。


傷寒論原文:

少陰病,四逆,其人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痛,或泄利下重者,四逆散主之。


注解:

四逆散證特點主要表現一個“郁”字。少陰樞機不利,陽氣被郁,不能疏達于四末,則亦可形成四肢逆冷之證?!爸楹熾y卷,底事鶯花亂”,少陰樞機不利;“一曲和愁吹不展”,陽氣內郁;“霜染悠悠羌管”,四肢逆冷。小柴胡湯運轉少陽樞機,四逆散運轉少陰樞機,樞機既運,陽氣條達,故有“白鷺青天獨去,飛云冉冉黃昏”。


101浪淘沙 烏梅丸


三月柳絲垂,長恨風吹。紛紛暮雨掩柴扉。和月折花知手冷,不勝添衣。

煙草滿隋堤,水動漣漪。海棠零落淡胭脂。白鳥飛回臨遠岸,弄影時時。


傷寒論原文:

蛔厥者,其人當吐蛔。令病者靜,而復時煩者,此為臟寒?;咨先肫潆?,故煩,須臾復止,得食而嘔,又煩者,蛔聞食臭出,其人常自吐蛔?;棕收?,烏梅丸主之。又主久利。


注解:

烏梅丸用于治療蛔厥,久痢,厥陰頭痛,癥見腹痛下痢、巔頂頭痛、時發時止、躁煩嘔吐、手足厥冷?!叭铝z垂”,吐蛔;“長恨風吹”,厥陰頭痛,高巔之上,唯風可到,厥陰為風木,肝經又循行頭部;“紛紛暮雨掩柴扉”,久利;“和月折花知手冷”,手足厥冷,“不勝添衣”,寒熱錯雜故。


102浪淘沙 當歸四逆湯


飛雪似楊花,瑟瑟蒹葭。細泉幽咽走胡沙??潄y哀弦思不盡,都付琵琶。

風露透窗紗,紅疊翠斜。今年春盡夢還家。煙水茫茫明月夜,一葉浮槎。


傷寒論原文:

手足厥寒,脈細欲絕者,當歸四逆湯主之。


注解:

本證多由營血虛弱,寒凝經脈,血行不利所致?!凹毴难首吆场?,脈細欲絕狀;“飛雪似楊花,瑟瑟蒹葭”,楊花、蒹葭都是給人感覺很缺水干澀的植物,指素體血虛;飛雪指代經脈受寒,寒邪凝滯,但由于寒邪的程度不是特別重,故此手足厥寒范圍只是指掌至腕踝不溫,非四肢厥逆;“繚亂哀弦思不盡,都付琵琶”,手部厥寒的自救之狀。法當以當歸四逆湯溫經散寒,養血通脈。


103浪淘沙 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姜湯


素手慢彈弦,凝澀冰泉。危樓古鏡影猶寒。幽徑吳宮人未見,冷卻荒園。

晚照落花間,桃李堂前。錦屏日暖玉生煙。來日泛舟江渚上,流水潺湲。


傷寒論原文:

若其人內有久寒者,宜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姜湯。


注解:

本證平素有久寒或有寒飲宿疾,且血虛寒凝不能榮于脈中,所以脈細欲絕?!八厥致龔椣?,凝澀冰泉”,平素血虛,外感寒邪,氣血被寒邪阻滯,流行不暢,脈細欲絕狀;“危樓古鏡影猶寒”,“冷卻荒園”,內有久寒。


104浪淘沙 麻黃升麻湯


怫郁又天明,咳唾紅櫻。珍珠簾斷雨霖鈴。寒熱難知因手冷,胸內蒸蒸。

簾幕卷新晴,掩映銀屏。柳梢梅萼寫心情。流落浮生無限事,窗外聞鶯。


傷寒論原文:

傷寒六七日,大下后,寸脈沉而遲,手足厥逆,下部脈不至,喉咽不利,唾膿血,泄利不止者,為難治。麻黃升麻湯主之。


注解:

麻黃升麻湯,治療表邪內郁,氣機不暢,上熱下寒,陰陽不和之證?!扳鲇粲痔烀鳌?陽氣伏郁;“咳唾紅櫻”,喉咽不利,唾膿血;“珍珠簾斷雨霖鈴”,泄利不止;“因手冷”,氣機既阻,則陰陽氣不相順接,故手足為之厥冷;“寒熱難知”,此證陰陽上下并受其病,而虛實寒熱亦復混淆不清,寒熱錯雜;“胸內蒸蒸”,內陷之陽邪淫于上,胸中灼熱。


105浪淘沙 干姜黃芩黃連人參湯


此去誤三餐,清角吹寒。周公吐哺等閑看。最苦燭燒肝肺熱,冷雨澆還。

秋月照南軒,獨自憑欄。卷簾風起憶長安。夢里亦知皆是客,何事貪歡。


傷寒論原文:

傷寒本自寒下,醫復吐下之,寒格,更逆吐下,若食入口即吐,干姜黃芩黃連人參湯主之。


注解:

干姜黃芩黃連人參湯是治療上熱下寒的寒熱格拒而發生的“食入口即吐”,以及下利為甚的吐利交作之證?!扒褰谴岛?,內有寒;“此去誤三餐”,“周公吐哺”,食入口即吐;“最苦燭燒肝肺熱”,上有郁熱;“冷雨澆還”,下利為甚。法當以本方清上溫下,兩治寒熱。


106浪淘沙 白頭翁湯


花下泣殘紅,零落相逢。曉來狼藉粉香融。永日熏風摧折盡,恨也無窮。

樓外晚煙籠,月映簾中。云天望極送歸鴻。如此情懷如此夜,如此匆匆。


傷寒論原文:

熱利下重者,白頭翁湯主之。

下利欲飲水者,里有熱故也,白頭翁湯主之。


注解:

本證為厥陰熱利,邪從熱化,熱毒深陷厥陰血分,氣血與熱毒相搏,下迫大腸,而見便膿血,赤多白少?!盎ㄏ缕鼩埣t”,“曉來狼藉粉香融”,下利便膿血;“永日熏風摧折盡”,風木乃厥陰之象,極言厥陰之熱毒。法當用本方清熱解毒,涼血止痢。


107浪淘沙 四逆加人參湯


一點燭光微,何況風吹。無端傾卻夜光杯。酒盡難知修短數,明月來窺。

草木共葳蕤,別緒如絲。流連晚雨漲秋池。道是寄愁何處好,薄暮云低。


傷寒論原文:

惡寒脈微,而復利,利止亡血也,四逆加人參湯主之。


注解:

本證陽氣衰微,陰液內竭,陰寒內盛,復因下利,津傷氣耗,是為虛寒下利,陽亡液脫之證?!耙稽c燭光微”,陽氣衰微、脈微;“無端傾卻夜光杯”,虛寒下利、陰液內竭;“酒盡難知修短數”,陽亡液脫,生死一線。法當以四逆加人參湯回陽救逆,益氣生津。


108浪淘沙 理中丸


寒殿月影深,泠泠瑤琴。梧桐霜后冷秋心。珠玉隨風拋擲遍,無意沾襟。

此夜應沉吟,行道苔侵。當年一曲醉花陰。夢里人歸何處是,何處堪尋。


傷寒論原文:

霍亂……寒多,不用水者,理中丸主之。

大病差后,喜唾,久不了了,胸上有寒,當以丸藥溫之,宜理中丸。


注解:

本證中焦虛寒,脘腹冷痛,“寒殿月影深,泠泠瑤琴”,虛寒;“梧桐霜后冷秋心”,胸上有寒;“珠玉隨風拋擲遍”,喜唾。法當以理中丸溫中祛寒,補氣健脾。


109浪淘沙 通脈四逆加豬膽汁湯


白雨跳珠來,冷卻金釵。寒生珠履浸石階。明滅燭搖疏影碎,鏡里紅腮。

掩斂下瑤臺,翠葉誰裁。月移花影寄幽懷。山澗寂寂開又落,不染塵埃。


傷寒論原文:

少陰病,下利清谷,里寒外熱,手足厥逆,脈微欲絕,身反不惡寒,其人面色赤?;蚋雇?,或干嘔,或咽痛,或利止脈不出者,通脈四逆湯主之。

下利清谷,里寒外熱,汗出而厥者,通脈四逆湯主之。

吐已,下斷,汗出而厥,四肢拘急不解,脈微欲絕者,通脈四逆加豬膽汁湯主之。


注解:

通脈四逆湯為陰盛格陽證,本證是在通脈四逆湯的基礎上出現了“吐已下斷"等陰液涸竭之證,其證最屬危篤,有陰陽離決之勢,“白雨跳珠來”,大汗出;“冷卻金釵”,“寒生珠履浸石階”,內有寒,厥逆;“明滅燭搖疏影碎”,脈微欲絕;“鏡里紅腮”,陰陽離絕,殘陽聚于頭面,面反赤色。法當回陽救陰,雙管齊下,要其著眼全在吐已下斷四字.蓋吐已下斷.津液內竭.投通脈四逆純陽之劑.正恐格不相入.故藉膽汁導引之力.以和陰而復陽。


110浪淘沙 燒裈散


空花撩眼看,轉眼三千??蓱z頭重不勝冠??`雞來去人似棉,草舍如燔。

策馬上南山,葉葉清歡。白云深處水潺湲?;厥组L安聲色地,夢里邯鄲。


傷寒論原文:

傷寒,陰陽易之為病,其人身體重,少氣,少腹里急,或引陰中拘攣,熱上沖胸,頭重不欲舉,眼中生花。膝脛拘急者,燒裈散主之。。


注解:《醫學心悟·傷寒兼癥》:‘男子病新瘥,與女子接,其病遂遺于女;女子病新瘥,與男子接,其病遂遺于男,名曰陰陽易?!嘘幰?、陽易之分?!翱栈醚劭?,轉眼三千”,眼中生花;“可憐頭重不勝冠”,頭重不欲舉;“縛雞來去人似棉”,手無縛雞之力,虛弱少氣;“草舍如燔”,熱上沖胸。


111浪淘沙 枳實梔子湯


余熱拚疏簾,倒卷屋檐。深紅淺紅覆花壇。鸚鵡不識消瘦影,何況朱顏。

客里憶春衫,碧色曾諳。紗窗日暮望山嵐。雁字回時誰寄我,銀字泥緘?


傷寒論原文:

大病差后,勞復者,枳實梔子湯主之。


注解:

本證主大病愈后,余熱未盡,氣血未復,因過分勞累而復發者,癥見發熱、虛煩、胸腹脹滿?!胞W鵡不識消瘦影,何況朱顏”,極言大病愈后之憔悴;“余熱拚疏簾,倒卷屋檐”,余熱引發發熱虛煩;“深紅淺紅覆花壇”,胸腹脹滿。法當清熱除煩,寬中行氣。


112浪淘沙 牡蠣澤瀉散


浪至水滿艙,極目茫茫。江浸月色濕衣裳。弦上鏗鏘不可忘,回雁南翔。

金屋白玉堂,煙鎖斜陽。瓊花影落動流光。一曲琵琶無限事,幾度秋涼。


傷寒論原文:

大病差后,從腰以下有水氣者,牡蠣澤瀉散主之。


注解:

本證為大病愈后,水邪凝聚于下,腰以下浮腫或腹水,小便不利,脈沉實有力,沉主水,“沉潛水蓄陰經病”;有力主正氣未衰。

“浪至水滿艙”,“極目茫?!?,小便不利、水氣停聚;“江浸月色濕衣裳”,從腰以下有水氣;“弦上鏗鏘不可忘”,正氣未衰,脈沉實有力。法當逐水消腫。

本方藥力峻猛,正氣不足者應當慎用。


113浪淘沙 竹葉石膏湯


爐火近斜暉,懨懨遲遲。沈腰無力柳枝垂。瘦影自臨春水照,怎奈風吹。

幽徑上翠微,飛絮沾衣。百花深處杜鵑啼。卻道采英林下酌,四月芳菲。


傷寒論原文:

傷寒解后,虛羸少氣,氣逆欲吐,竹葉石膏湯主之。


注解:

“傷寒解后”,說明熱勢已衰,病邪已解,形氣當復。今虛羸少氣,形氣皆弱,病后消瘦,乃余熱未盡,氣陰兩傷之故?!盃t火近斜暉”,熱勢已衰,余熱未盡;“自臨春水照”,氣逆欲吐,缺水傷津;“懨懨遲遲”,“沈腰無力柳枝垂”,“瘦影”,“怎奈風吹”,病后消瘦,乏力短氣,形氣皆弱。法當清熱生津,益氣和胃。

(圖片來自網絡)



website qrcode

掃描查看手機版網站

在線客服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聯系方式
客服熱線:0377-61598756
郵箱:nystcm@163.com
QQ:2198520063